潘璧雲:趕優先場


鄉里遠道出城找娛樂,為了更具效益,儘量把要看、要吃或要買的集中在一天裏處理。遇着有興趣看的兩齣電影同時上優先場,當然不怕癱坐五小時把它們一次過解決掉。
《無雙》中的發哥和郭富城相當有光采,不論劇情有多少犯駁或破綻,幾位演員的表演甚為好看,人物有色彩,故事也引人入勝。當然,在影像過後,就會浮起不少對情節的疑問,為免劇透,也不好在這裏自言自語了。同日看的另一齣戲,是非常過癮而且很有心思的日本小本製作《屍殺片場》,台灣譯作《一屍到底》。劇情是有關主角被委派編導一齣現場直播、一鏡到底的低成本喪屍片。影片頭半小時是喪屍片的直播過程,相當「騎呢」,但沒有這半小時,後來的戲肉就不成戲肉了。它的精采之處就是把直播過程的幕後危機重現,各種「蝦碌」和錯摸讓人忍俊不禁,然而,整個團隊為了完成拍攝的那種拚搏和豁出去的精神,又讓人萬分佩服。
我想起一齣非常經典的舞台劇《蝦碌戲班》,同樣是先在第一幕把處處出錯的演出呈現,之後就把幕後混亂情況逐一在觀眾面前拆解。此劇曾在香港上演多次,非常受歡迎,現場總是笑聲不絕。
接連看完兩套電影,一點也不膩,反而是滿肚爆谷把人滯飽了。還是趕快逃離塞滿高鐵旅客的商場,返鄉下遛狗消滯去。

潘璧雲優先場屍殺片場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