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臨老學吹打


臨老學吹打

我肯定我不是唯一一個曾經學過游水卻學不懂的人,我也肯定我不是唯一一個曾經學過踏單車卻學不懂的人。讓我先清一清喉嚨,我試過成功的!只是之後沒有再練習,白費了工夫!年輕時,遇着熱愛戶外運動的朋友,唯有微笑接受被歸類為好靜的一夥,也意味着「唔啱玩」了。湊高興到海灘的話便只好曬太陽和負責看守物件,踏單車?免了,省得拖累大夥兒。其實我相當享受遠足登高等活動,有什麼惱人雜事,看看青山綠水就自然悟出點道理來。
因此,到今天仍然是不諳水性的我,即使聽到朋友說「一生一定要試一次遠洋郵輪遊!」這句話也毫不心動。「豪華」和「舒適享受」,對現在的我固然是吸引力大減,人家現在渴求雲淡風清嘛;可我又未夠慧根看破生死,一想到要是有個「萬一」的話……單是想像,心跳就猛然加快起來了!
其實我已經指日作誓,只要以後能有不用趕上班下班的日子,我必定好好學懂三件事:游水、踏單車和手語。看我這人多沒大志,全部都不是什麼大作為!要學懂游水不是為了計劃郵輪遊,要學懂踏單車也不為什麼,只是覺得這些都是自己未完成的功課,如果還能補交豈非好事?至於學手語,是因為我家哥哥是聽障人士,一直只用小時候自創的手語溝通,難免詞窮。學懂,也是功課!

潘璧雲臨老學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