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璧雲:戀愛專家


我懷疑任何人也可以是戀愛專家,曾經滄海的固然可以憑自身經驗為一眾善信指點迷津,即使未曾在愛情路上衝鋒陷陣過,只要苦研大量不同案例,又或者精於讀心之術的話,也必定能為沉淪苦海的癡男怨女開列出A至E 等各種對策任君選擇。換個角度講,戀愛專家像玄學大師一樣,可以用統計方法把答案計算出來。但即使某人聽到「專家」意見:「根據數據顯示和個人觀察,A君比B君更適合你。」甚至語帶恐嚇的說:「再不分手恐怕有生命危險!」等話,哪怕是百分百明擺着的黑與白,重點仍然在於當事人的選擇。那些好當戀愛專家之徒,隨時能列舉出一堆不聽忠告之人的下場,以證明性格即命運,專家也改變不了的無奈。
「專家」我沒能耐做,但朋友之間,少不免會交換愛情路上的種種煩惱,可是我這人積習太深經常職業病發作,每每感同身受,即使是安慰話也語氣重了,自己甚至會無端煩惱起來。最近見有後輩不懂珍惜身邊的幸福,我竟按捺不住,「專家」上身:「可以選擇不愛一個人,但別踐踏嘲笑別人對你的愛,這樣不但傷了人,也在證明你不值得被愛。假如他不是你選擇的人,就更應該尊重他,別把一切當成理所當然。」後輩辯說是我看不慣,不代表有問題。好,難保是願打願捱,在下告退好了!

潘璧雲戀愛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