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萬歲


我和一些二十八年前參加過那場學運,現在生活在北美的朋友,相約每年都要聚會一次。這是類似家人那樣的聚會:我們不是為了政治目的而相聚,而是為了彼此之間的友誼而走到一起;我們當然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和共同的青春記憶,但是把我們凝聚在一起的,更是歲月磨練之後維持下來的情感。

今年我們的聚會,約在加拿大多倫多附近的一座湖邊木屋。每個人分一個房間,重新過一次大學時光的集體宿舍生活。大家從四面八方趕來,喝酒聊天,泛舟烤肉,彼此探詢過去的一年的發展,共同回憶一些有趣的往事,也會聊到一些時事。大家都五十歲左右的年齡了,但是聚在一起,好像回到了年輕時代,但是又不再年少輕狂。我們也會爭吵,但不會傷害感情;我們對未來既不悲觀,也不盲目樂觀;我們已經知道凝聚共識比說服對方重要。

我們不再年輕了,但年輕時的理想和熱情,到今天還能把我們聚在一起,讓我內心溫暖而且驕傲。

友誼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