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北大精神


北京大學校長在一百二十周年校慶大會上把「鴻鵠」念成「鴻浩」,轟動全國。他前幾天發出了道歉信。坦率說,寫得蠻誠懇的。有錯就承認,也值得肯定。但是想想當年陳獨秀、胡適時代的北大,再看看今天的北大,真是情何以堪。

其實,何止百年前,就是三十年前的北大,也不是今天這個樣子的。那時候的北大,還有精神在。

三十年前的今天,是北京大學建校九十周年紀念日。當時上午我去參加校方主辦的慶祝大會,政治局常委胡啟立講話提到「黨的領導」,站在走廊的學生代表(大多是學生幹部哦)立刻集體發出「噓」聲抗議,場面非常尷尬。下午我參加學生自發組織的「草地沙龍」,邀請剛被當局開除黨籍的方勵之老師演講,人山人海,掌聲和笑聲不斷,與上午對官方的態度大相徑庭。

時光流逝,一轉眼就是北大一百二十周年校慶,當年的場景不再了,我也無緣再參加校慶。但是我還是要說,三十年前的那一幕,才是真正的北大精神!

北大北京大學北大精神校慶王丹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