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歐洲前途令人關注


十一月十一日,在巴黎舉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紀念活動上,面對全球七十位領袖,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致詞時指出:「民族主義是背叛愛國主義,只強調自己的利益優先,不管他人,這將抹殺國家的道德價值。而道德價值是一個國家最珍貴, 賦予其生命,使其偉大的不可或缺的事務。」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在論壇發言的時候強調「狹隘的民族主義正在歐洲和其他地方坐大」。
紐約時報指出,歐盟本身就是歐洲上世紀經歷兩次血腥的大戰後,為了壓制民族主義,避免戰爭重演而催生的事物,但歐洲年輕一代對戰爭已毫無記憶,他們關心的是經濟和移民問題,使得歐洲近來民族主義和民粹意識再度興起,成為歐洲的威脅。德國歷史學者熊普弗魯格最近出版《世界處於緊繃狀態》一書指出,歐洲幾百年來的歷史顯示,在長期戰爭過後都會有長期的和平,不過「一旦對戰爭有記憶的一代全數凋零,下一場大戰就將來臨」。

王丹歐洲前途令人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