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有情何似無情


(Joe)我長在這裏串門子不是問題,但我問你時你問我,也不及你一一將你那些灰飛煙未滅的作品還魂,事主追憶,帶領大家入夢由你導賞,好過某些人知少少扮代表。

(Kam)我有一個大鼻子,做人也是這樣,尤其是對心地不好的人和事,就會拿些基本演技出來,頂多回他一粒兩粒字,晦氣的時候就跟對方遊花園,現代已將狗隻升格直逼人類,所以我也樂於有雙狗眼,狗眼看人低。跟你無保留的把些史實拿來開棺鞭屍,是因為你也拚死無大害,隨時上法庭做證。

(Joe)你上次把顯微鏡一調,聚焦去了繆鶱人和鄭裕玲,是令人坐直了身子的……

當香港尚有「時裝劇」︰繆騫人與《甜姐兒》

(Kam)不是什麼都值得有集體回憶,好些雖無過犯去闖世界的人,早出晚歸,還未見到天明,已變成廚餘。「無價寶」,是不能用「消費」這種貶值的名詞去混為一談的。兩位朋友, Tomas Chan 和邁克,近日站在高崗上頒發圖文,向遠山呼喚,人之中有繆騫人,識時務者慌忙歸隊,彈指間就把時日解凍。我不必再作高檔次的旁述潤飾,在我腦袋抽屜,她沒有把不快樂帶入快樂事情的嗜好,一般饞人樂此不疲。拍攝電影時,茶水阿嬸不懂把她名字的筆劃寫在私家杯,我就代勞把「膠馬人」寫在上面,她飲用時紋風不動,旁人問她何人幹的好事,她反問還有誰。

(Joe)笑死。對對對。你剛才提起消費二字,我就是見到網民指你每逢提及鄭裕玲都在消費。我不苟同,你雖然心頭別有滋味,但也點到即止。我們求學期中英文的認知要相輔相成,對着迷的人,會用上「consumed」這個形容詞,愛得來沒有索償的本意。

(Kam)許鞍華為廉政公署拍的片集,就全數得到超生,傳頌至今。她當年趕到波音機,客位有限,讓兩個基本男主角劉松仁關聰稍事歇息,着我集中火力寫幾個初踏社會躋身中環的女生。城中猴擒一睹兩位C小姐同台演出,Carol(我永不叫她 DoDo)鄭是 ICAC 調查組新丁,Cora 繆是晉身警界幫辦的門檻,橋段似是知心友面對社會狀態帶來的暗湧,但預見香港不能避免的未來。

Tomas Chan︰不如寫寫繆騫
有一種人叫「繆騫人」

(Joe)我知你不在意受眾老是說,你的作品擅長描寫女性心態,滑稽的是,沒有人被嘉許擅寫男人心態來標籤……皆因所有電影都是男人的電影,好像女人為主的電影就要先旨聲明,否則退票回水。

(Kam)麻甩佬割凳也不稀奇,以防萬一嘛。我當然不介意做胸圍或者當歸的大王兼上市,那就不必額外加上女性字樣來闡釋。除非下個禮拜外星人襲地球得勝,原來她們都是雌性,那才是石破天驚,修女師姑聯成一線,地球男想改變命運,僧多病牀少,變性也很難排到期,世界末日也劃分男女有別。

(Joe)我記起了,那集叫做《黑白》。

(Kam)換在今天,可改名做《灰色地帶》。

繆騫人甜姐兒鄭裕玲邁克Tomas Chan甘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