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箭無虛發


(Joe)不停追念早年的光與影,真迹可有復活的奇蹟,只會此恨綿綿。倒不如私下列張清單,由你相告這些作品有異外界三幅被的題外話,以正視聽。

(Kam)《少年十五二十時》每集都有客串的人物,也等於有意想不到的事情闖入他求學期的回憶。每周讓觀眾見到驚喜的演員現身,也是當年電視的特色。可還記得校方的神職修士周潤發,修女仙杜拉,帶來喜感盎然?活色生香的鍾玲玲,把這些少年招惹到她的遊船上,訴說他們不會明白的心事,度過黃昏。每七天我一如劇中人,遇上從未合作過的對象……有經常在後門穿着睡袍曇花一現的霧美人溫柳媚,她本人未遭人生災劫之前,我一直視她為日本的岡田茉莉子般迷人。率性後無來者的港姐林良蕙。南來的前輩歐陽莎菲,我是她的房客,聽盡她的先夫屠光啟導演在上海的片場軼事。已故馳名的經理人陳自強,還未與成龍二人三足之前,經已恆常提攜初生之犢到處投石問路,今日被翁子江邀得重出江湖的金馬影帝艾迪,在四十三年前出外景的幾小時,我們素未謀面,一個廿三一個廿一,跟混血的賈思樂三人站在一起,攝影師趙羣揶揄自己在拍攝鬼仔導與演的西片。杜琪峯從沒發過明星夢,是我們的恩師鍾景輝King Sir再三激勵他,才姑且日間在廣播大廈寫字樓上班當文員,晚上飛奔到地下廠房上課,成為永不太遲的第四屆訓練班學員,在此劇集中是四大同班摯友,有時適逢他公事不能分身,也情願移師去公司後山草叢中當作校園,用快車把他偷運來跳拍,再神不知鬼不覺把他速遞回去。故事是講不完的。

(Joe)我覺得七十年代的電視,經常帶來新鮮的面孔和難得的配搭,就如你將兩個令人捧腹的雙黃放在一起,真的此情不再。

(Kam)黃霑跟黃韻詩都是快幾拍的人,《光怪陸離》的工作人員都樂在其中,已逝的華南影后白燕,晚上看了他們的演出,翌日已忍不住打電話來讚歎他們……「寧舍抵死」。

(Joe)《人間世外》第一集的古堡堡主思維,氣質型格香港也少見,似西片的歐陸演員。

(Kam)他也是混血兒,大家都笑我喜歡找半唐番拍戲,他是我在澳門讀書時,同學的鋼琴教師,我沒有緣份跟他學琴。拍《山水有相逢》因男主角是放洋的紈袴少爺,故意找了另一個星球來的黃錦燊,連他也被冤枉是混血兒。

(Joe)那年代觀眾喜歡美國的《迷離境界》《畫廊夜話》那些怪談的片集。你有一集更踩界,鄭少秋和你是同性伴侶,最後你把他殺死還煮來吃。真箇嚇死當陣的衞道人士。

(Kam)《淡入淡出》更不管三七廿一,只顧實驗,常被專欄譴責為陽春白雪。

(Joe)我才不怕人說我扮前衞,有一集不交代是什麼朝代,浪人流落日本,遇上與全片都是日語對白的村姑張瑪莉……另一集時裝攝影師苗金鳳與模特兒余安安在影樓以拍照為名,但有新仇舊恨,你用一個主觀鏡頭由頭拍到落尾,下半套再來一次,由反方再重現剛才一樣的情節,但兩人的內心獨白,卻是羅生門的不同版本。當年看的人媽聲四起,我卻沾沾自喜,因我自動向他們解畫。

(Kam)能夠在黃金年代幹電視是可以有頑強的生命力,餐餐開飯,是很幸福的。幹電影可以有厄運,一套無論多用心的作業遭殃,就仕途告一段落,此情不再。

(Joe)我有暇籌措特輯,可跟你談上一百集。單是想起你把朱玲玲和周潤發,穿白汗衫放在同一個畫面,我就認定你是夢工場的箭神維納斯。

箭無虛發少年十五二十時七十年代人間世外黃霑黃韻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