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音容軟載


95kam01a

(翁子光)華語電影投資者有五十年不變的價值觀,在每部片團隊成員中,承受厚此薄彼,薪酬偏低的,一直都是編劇和配樂,難兄難弟。

(甘國亮)八十年代的銀主,情願加多五萬元的服裝費吸引女主角簽約,也遲遲也不肯兌現,一劇之本,八千元的稿酬。配樂都是忍心讓電子琴由頭彈到落尾的罐頭音樂。

(翁)香港總算有王家衛率先肯花費買名曲的版權,引進梅林茂來示範耳與目如何唇齒相依。

(甘)李安存活在美國的健全體制,早就幸福地與專業的夥伴將文化累積。六十年前印度大師薩耶哲雷的《阿培三部曲》,低成本頗多掣肘,一樣造就到人文經典,拉維山卡有力的簡譜,歷久彌新。他們承先啟後,其他行先死先都有,同行者犯不着嫉妒膜拜,如何善用資源,各自修行。

(翁)我猶記得《山水有相逢》的主題音樂《聞雞起舞》,畢生難忘的旋律,妙趣橫生。

(甘)那出於我的祖籍中山的呂文成老師(1898-1981),他可了不起,集作曲家演奏家粵劇演員於一身,精通十一種樂器,是百年來最多廣東既流行又土炮的音樂,每首都像藏着別饒趣味的故事。但多產兼近人的粵語片,偏很少涉獵他去配樂。《一帆風順》絕妙,跳茶舞的二世祖……探戈節奏一支公蹣跚的《懷舊》……你喜歡的《聞雞起舞》來自他五十年代《精神音樂》的第一輯,首首風格中西拼盤,生鬼,甜虐交加,時代愈進步這種德性愈失傳。

(翁)你我不同年代,但都對那些畫面中,人未到聲先到的音樂,還以臭蛋。

(甘)「叻唔切」嘛。等於仍然有一種導演樂此不疲,黑夜中,有隻尖叫黑貓打橫飛入來撲在主角身上。

(翁)我仍未輪到要拍氣勢磅礡的場面,不知能否剔除吵耳嘈鼻的曠世樂章。

(甘)我尊敬英美孖寶雙「尊」John Barry和John Williams的架勢,要有泰國米日本米養百樣人,要有漢滿全席來鎮壓局面。

(翁)眼前這些電影《大國民》《迷魂記》《奪魄驚魂》《觸目驚心》《烈火》《的士司機》的海報,與別不同的設計,一眼就看出是,有心人對他們心儀的東西,這些情意結就是有睇頭,你就是想告訴我Bernard Herrmann配樂作品不多,但單是這批片目,經已令人把椅子端出來。

(甘)我愛法蘭西的Michel Legrand(1932-),他離譜地頑皮,起牀後跟醉酒前,都是跟鋼琴在一起,他主張太好聲音和猛在表演感情的人,不要走過來他身邊。

(翁)哈,所以你放膽唱他作的歌。

 

95kam01b

甘國亮翁子光《山水有相逢》《聞雞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