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愛在心中口難開


00kam01b

 

(甘國亮)那些與你同期成長的一輩,見你從內到外,都極有潛質變成花天酒地的壞女孩,結果由你晨早已步上踏實演員的途徑,這還不止,自從披起婚姻這件衣服至今已四十四年,仍是那麼新淨,是令人跌碎了好幾副眼鏡的。

(李琳琳)這碼子的事情,我也不能太謙虛,我是個很懂得珍惜的人,但我也是個喜歡探險的人,阿John是有種吸引我的地方,他會不聲不響做出一些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年紀大了,仍然沒有失去這種魅力。

(甘)這套戲的序幕回憶已很好看。

(李)我那時跟他全家都很混熟,住得很近,他的媽媽紅薇姨,我後來的奶奶,教我配音,他哥哥秦沛已是神高神大的演西片的師兄,他弟弟Derek仍未冒起變男神……總之我上他家自出自入,都好少見到他,有時突然才發現他站在某個角落,原來他一直站在那裏。可能那陣子我仍跟未婚夫一起,於是兩個人眼光光望着對方當冇到,就算有時在大夥去跳舞時,他跟其他女孩就跳到眉飛色舞,但輪到我,他就明顯地拘謹起來,但仍然不露半點對我有意的痕迹,這種性格是你們寫小說寫劇本,形容某種男人……你很想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又不知他在想什麼的……

(甘)老外會形容這是性感……

(李)不不不,我會稱之為「悶騷」。

(甘)你居然這麼潮,這個詞最近又重返流行榜了。那枝箭幾時才射到你們身上?

(李)悶騷男人也很蠱惑的,當他感應到你已經收到訊號時,他還會使橫手。就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某一天,我風聞我的另一半在台灣心有別向,雖然糾結,匆匆跑上去他們的家找老人家解悶,我有如遇上觀音大士,她向我交換禮物,細說好一段日子以來,她的兒子醉酒回家,就會哭訴,他無法再忍受,每次見到這個愛上了的人,自己仍在裝作若無其事。

(甘)嘩,你還未生病,就已經得到痊癒了……如是者……?

(李)一個禮拜之內我和阿John連熱身的過程也省卻。像熱戀了很久的情人。

(甘)真要響起一點嗒糖的配樂。

(李)男人的收藏和爆發,比女人更極端,你問我看到過哪部電影最深印象,我們兩夫婦跟沈殿霞鄭少秋兩啤去看西片《愛的世界》,散場時我和阿肥喊到豬頭一樣,他們兩個男人就笑嘻嘻劃清界線行先一步,當正他們的老婆是陌生人一樣。這方面我是樂於做解放自己的女人。

(甘)早前我去參與波叔梁醒波的一百一十歲冥壽紀念。在四十三年前電視節目《歡樂今宵》的木人巷裏,前輩和我一老一嫩等候出場,他對我這個新人,打量了半晌,就為我改了個花名,然後一起步入片廠,他突然又說:「你最啱做嗰種唔聲唔聲,嚇你一驚嘅腳色。」這種角色,算不算是悶騷?

(李)我只想知,波叔改你的花名是什麼?

00kam01a

00kam01c

甘國亮李琳琳姜大衞梁醒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