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甘羅拜相


06kam01a

 

我的前輩比我年長二十七年,未來的農曆十月,又大一歲,看來還是送她朱頂蘭賀壽,什麼都見過,不需要新意和突破。

 

(甘國亮)卿姐,上周不設防,暴露了我經常失驚無神,喜歡問你一些問題,但聽者有心,函電交馳說我沒有把答案直截敬告天下。

 

(羅艷卿)沒什麼大不了,荷李活的男男女女有多少段婚姻是很平常的事,像我要大家猜的這位,既靚仔又有演技又紅,竟然很早就娶妻從一而終,其實十分難得罕見。

 

(甘)不是那些十八廿二感到好奇,二千後的年輕人的近代史都不會多過十隻手指,那些猜不到的都是七老八十,可能他們覺得《慾望號街車》《碼頭風雲》的馬龍白蘭度好英又型,我驚叫他們選上一位是剛剛相反,到處播種留情的,跟你心中的來自兩個星球。

 

(羅)不過我說的那位初出道時,外界也說他面相生得像馬龍白蘭度,所以影響他起步不是很暢順。兼且他有品的是,老婆晨早就得了金像獎影后,他一點酸意妒忌都沒有,自己雖然愈來愈紅,但與獎無緣,次次都落選,影迷都戥他閉翳。

 

(甘)陰功,他得過九次提名。要等到一九八六年才因《金錢本色》才橫掃各地大獎。不過十個男人有十一個,都對自己輸給更有成就和聲望的另一半,會周身唔聚財。但你眼利,何解會相錯郎?

 

(羅)我肯嫁給對方,要同對方離婚,理由同樣都很簡單。他說很厭倦過去自己那一套,想跟那種生活方式告別。

 

(甘)這句打頭陣的開場白,怪不得贏面已經很高……

 

(羅)他見我喜歡運動,就央我從此教他騎馬,游水,打波……

 

(甘)於是這個「從此」,就一擊即中的「開始」了。

 

(羅)但我也喜歡「勤力」,喜歡「賺錢」,喜歡「養家」。這些他沒有跟我學,還要求我從此不要拍戲,往後的日子可以想像。

 

(甘)我在澳門的外婆是大戲迷,五十年代她每晚都去清平直街的清平戲院打戲釘,看過不少你的戲寶,但有一晚錯失了一場好戲,姊妹連夜告知,文武生何非凡慣了遲到,該晚更甚,以北派身手取勝的花旦羅艷卿,怒火中燒,借比武劇情,起飛腳將他踢落台前……

 

(羅)既然沒親眼見到過的,當它以訛傳訛。他的確是經常失場,但我變成他的老婆之後,就連累我作為女主角準備妥當也無法出場,記得有一次他賴牀不肯起身去戲院,我就去雪櫃將一大包冰粒壓在他面上。他就彈起來……

 

(甘)大家都看不到的武打場面。

 

(羅)幸好我同時沒有推卻電懋公司粵語組一張十二套片的合約,那些片種比較新鮮又花成本,就是你經常提起的那些《歷盡滄桑一美人》《璇宮艷史》……你說只有我是女主角那麼個洋化大膽,我沒想那麼多,因收工時大家都肯去多看西片當是學習開眼界,不是肉彈的文藝女星的服裝也是如此剪裁,令人羨慕不已,恨不得有件慧雲李、珍茜蒙絲的戲服,狄波拉嘉在《國王與我》做老師的那襲也是低胸的。

 

(甘)但趣怪的是模仿的是西方宮廷劍俠片,但全程都是中樂粵語的歌唱劇?

 

(羅)最早發明的,是師父何非凡大師在三十年代中西合璧的創作,他反串招親的女王,與武狀元陳錦棠飾演顛倒眾生的歌王的情史。到五七年由我和張瑛再演西服時裝版,十分之賣座。

 

(甘)你與張瑛這對拍檔非常受落,弔詭的是,同期他的前度太太梅綺,跟你的前度何非凡,也拍了西洋古裝口唱粵曲的《賊王子》, 也是另一位粵劇大師馬師曾的戲寶,你們四位藤瓜瓜藤,想像到有幾興高采烈。不過你廣闊不同的戲路,都深入民心。你看看我這裏抽樣式的將你千變萬化的圖片集在一起,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羅)你手機中那兩張保羅紐曼和鍾活華,由後生到老大,那種默契都沒有變,他的眼神,看得好遠,好明澄。

 

06kam01b

甘國亮羅艷卿《歷盡滄桑一美人》《璇宮艷史》何非凡陳錦棠張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