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先求同 後顯異


13kam01a

13kam01b

 

人類面對與生俱來的毛髮,彼此關係宛若情人配偶,緣份可長可短,可有可無,若即若離,黏連時日夜對之呵護備至。與俗世劃清界線時,率先削髮以正視聽。對方亦會貼錯門神,十八廿二就離家出走,令冤家牛山濯濯,畢生禿頂草木不生,任何生髮露也無法誘其重返家園。年事已高就感情代替愛情,天上浮雲似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

自古中外,男女均蓄長髮,愈留愈長,我國還得要整餅,男簪冠女盤髻,定下冠禮和笄禮的階段。成婚更要結髮同心,行房時兩縷長髮綰纏,釋放腎上腺素的愉悅。時代社會進步的定義,與男女有別無關,擁有男性造型特徵的地球動物,一向巴閉架勢,坐享各種欺凌剝削另類動物的權益,源遠流長。弱勢者只有兩種極端的彈藥,一就賺到專橫的錢財,要不就孤芳自賞,獨善其身。

(派可斯)我年頭為Gigi(梁詠琪)在你和她一起有份的電影造型,那部片快上映了?

(甘國亮)作為演員,我不太關心面世的際遇,拍攝的過程我才會放在第一位。

(派)你在片中是年過半百的舞台劇導演,卻一把年紀才去變性,這種一般人很難想像的心態,難掌握嗎?

(甘)不難掌握但難認同。二○一五年,導演Tom Hooper挾持三十年代首位變性手術後身亡的男畫家Einar Wegener的故事,拍成觸及影評人痛癢的電影《丹麥女孩》。我覺得真迹歸真迹,我父我師我友的生平,別人轉載或多或少都有出入,不等於拍成影片就得到特赦令,戲中男主角Eddie Redmayne的楚楚及當紅聲望,掩飾了真實事主的一廂情願,我無意挑剔他既無身陷四圍的鄙棄敵視,又家有共同藝術修養肝膽相照的結髮妻,更有無雜念的男粉絲苦苦追求,兼且手術醫生不斷告誡大刀闊斧的風險,幹嗎他還硬要刻不容緩,離棄周遭一重又一重的愛護,勇闖鬼門關,無法享用康復的下體和心靈層次。廣府話有句叫做:「趕住去邊?」。平面影評喜歡以星星面譜影響觀眾的愛惡,此片應頒予幾嚿金毛尋回犬的狗屎。

(派)那你們的新片可有這種疑慮?

(甘)話分二說,那是一套小資產階級的喜劇,借大會堂來緬懷港人的往日情懷,沒有什麼面具要撕開那麼嚴重,每個角色,共同過了七日,都沒有什麼是揮不去的。

(派)我當時分身不暇無法照顧你,你自己有如常發功嗎?當年你一夜之間自創了在《紫雨風暴》的恐怖分子白頭佬的造型,至今連搭的士,人人都還盛讚印象深刻。

(甘)我常掛嘴邊,演員要善於分裂,要弄清楚崗位和身份,這次我是任由導演關錦鵬和美指文念中的擺佈,充其量每次開工,我都默想已逝的希臘女星Melina Mercouri梅蓮娜麥高麗,她捕捉獵物的眼睛,滴血的大口,和她自負的演出方式,三合一襲人而來。

(派)是不是演《痴漢淫娃》卻在荷李活得了金像影后那位?主題曲《Never on Sunday》流行了好幾十年,歌詞是她做妓女做足六天,星期日唔接生意。

(甘)你間Salon 夠係咯,咁都講到出嚟,證明你頂多細我三十年。

甘國亮丹麥女孩痴漢淫娃紫雨風暴Never on Sunday髮型師P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