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食藥


舒拉寶娃服禁藥,一時成為體壇醜聞。

在不少人眼中,她擁有很多。名成利就年輕貌美,多項網球賽事的重要榮譽均已得手,曾是世界排名第一,坐擁四大滿貫冠軍,列為全球年度收入最高的女子運動員,有自己品牌的生意,幾億身家,而現在才二十八歲。十七歲贏得溫布頓女子單打冠軍,不能不說是少年得志。

有云「少年得志大不幸」,她的一生是幸或不幸,言之尚早。但「高峰已過」四字呼之欲出在額頭若隱若現,幾乎已可正式宣判,蓋棺定論。傷患困擾,年華老去,任何運動員都必須面對的,她也不例外。近年,對細威莎蓮娜威廉絲,永遠食塵,連威脅對方也別癡心妄想。現在都打得那麼吃力,以職業網球事業生涯論,看不出她可以創造另一個高峰。

可能我對她有偏見,可能她打波時太吵,永遠尖呼狂叫,劏豬一樣,我永遠希望她及早收工,早輸早。

自己知自己事,食禁藥會否是「唔覺意?」,誤食,因為無知?吃了很多年是不是藉口?有人同情她,但耿直的梅利說「it was wrong to take a prescription drug not specifically required for a medical condition and that she deserved a ban」,即是你又冇特別病偏偏要去吃某些處方,抵罰啦。言下,無病去食藥,為乜?

我反而想,僥倖過骨未被揭發這麼多年,何不乘風歸去見好就收,夠啦。已經擁有那麼多,還要更多?

有說人的靈性和sophisticated度之別,在於懂不懂「足夠」二字。知足者,不會貪得無厭,不會出賣靈魂。不知者,永恆追逐,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