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愛舊的城市


到台北小玩幾天,已經好幾年沒有。在之前的集團差不多七年,長期經常到台北公幹,期間不會再想去玩。

兩年之後,再來,台北,依然。

變化絕對不大,節奏繼續比香港慢,真好。港式失心瘋快快快趕趕趕忙忙忙,有時一切之前要加一個瞎字。瞎快、瞎趕、瞎忙,太匆匆,人生不是說好是苦短的嗎?

大街小巷鄰里,短弄小徑人情,還是老樣子。住在大安區,走在街上,安靜中有繁榮。曾經,我每星期至幾個月來一次,看得出城市一直在慢慢更文明的發展。沒有翻天覆地,但更文明。

簡單說,街道整體上都更衞生整潔,城市有一種看得見、或看不見但感覺得到的進步。夜裏,見到環境保護局的廚餘回收車隊,市民熱心響應支持;早前,看見台北鉛水管替換工程提前十五個月完成的新聞,市長柯文哲宣布「鉛水管正式從台北市消失」,市民健康和環保健康,都有政策有執行。不自覺相比之下,香港是否要顧影自憐,要不都反躬自省。(香港人飲鉛水管出的鉛水還處於forever.com的階段)

但走入安靜的小街,老店老手藝老味道依然常在,不會人面全非。

我喜歡好吃的燒餅豆腐油條,阜杭太過出名擠提之後,我轉戰另一間心頭好,大安區一間與阜杭齊名但沒那麼高調的老店。伯伯兩公婆加兩位女兒,各司其職在幹活,勤快而熟練,是好看的風景。伯伯是大師傅,隱世高手一樣整餅功力深厚。小店一早就有人排隊,但是可以接受的長度,麵粉經熱力烘香的氣味飄於空氣中,古早碳烤厚燒餅啊我很想你。阜杭我愛薄燒餅,這裏厚的是絕讚,還有甜酥餅,與別不同是用麥芽糖,另一種香甜。

我們過馬路在對面的草地樹下吃,享受着這個更新同時愛舊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