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着做龜


前不久,寫到一個京都伯伯,街坊保長一樣,時時刻刻自發辛勤,保衞着他屋前一帶社區的街道美觀,衞生整潔。他老而彌堅的掃掃掃、做做做,我想他每天如此有目標又有勞動,一定長命百歲。

但文末我提起一名年過七十,德高望重的長輩,說烏龜懶洋洋從不運動,不是長壽福氣嗎?長輩強調自己才不會運動一條毛。

文章刊登後不久,收到張敏儀大姐的短訊,除了她一貫的爽朗豪情,「嘿嘿嘿」大笑三聲之外,她更充滿信心的自認「你說的年過七十不運動烏龜一定是我!」語帶自豪,十分得戚。

見她一臉洋洋得意,透過手機陣陣湧來,晚輩如我卻十分唔識做,從實招來坦坦白白告訴她:「其實我寫的時候心中另有其人」。

我記得是某夜飯敘,蘋果日報前社長董橋先生很叻豬地說的,不過,給我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再掃她的興,忙不迭把她也奉為不運動烏龜,給他們倆一個雙冠軍,趕緊按了冠軍獎盃emoji送過去,望她笑納。

張大姐又怎會就此罷休,不吝指正說此看法之原作出處是她,董社是從她處拈來的,不過唔好爭嘞,志在嬉戲。

當然。但她還未鬧夠,頑童本色又來。

短訊飛來:「下次龜宴!」(我跟她時有飯敘的)我笑了幾個大哈哈,她補多一飛「eat水魚!」我心想,才說人家烏龜長壽,便貪玩地要人家提早玩完,長命吖嗱,食咗你,這個長輩真百厭。

講玩,貪玩的我定捨命陪,順勢贈興,答她說「好,流鼻血!之後去食『龜0 go』!」

此對話以大姐三個大哈哈作結。

以她的地位,突然跑出來爭着做烏龜,笑死我。

有幽默感又貪玩的長輩,特別可愛。

畢明專欄爭着做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