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端與短端


一時間,網上坊間,茶餘新聞,都在談論北京清洗「低端人口」的課題。

這課題並不特別。我意思是這「政策」當然讓全球更了解「國情」,當然有自己的獨特性,獨特的悲哀,獨特的殘忍,獨特的駭人聽聞,然而它卻像任何一個曾經甚囂塵上、聳人聽聞的報道,大家熱烈地談熱烈地論之後,熱潮過後,無痕。

再多的情緒都將消失無蹤,熱得快冷得速,之後再無興趣深究。太多次太多課題,政治民生娛樂醫療家庭愛情,都是flavour of the month。

在疲勞轟炸資訊爆棚的世代,最易失去興致。

盲搶鹽#metoo、敘利亞、石黑一雄、DQ、鹹蛋黃魚皮等等等等,自助餐過盛過濫過瘋的後遺,是食滯飽凸想嘔。Over exposed之後的反射是麻木加抗拒。還有一種「又如何」的漠然。你再關心再談論,「又如何?」

試過刻意延遲和別人談論熱門話題的時間性,不論是在網上還是在飯桌上,不於羣情洶湧時在社交網出post,不於新聞重點狙擊時貼市討論,結果,總被冷待。像人家都衝鋒一輪吃飽了你才起筷,杯盤狼藉,人家牙籤都放下了,花生殼都在打呵欠。

熱話,如櫻花如曇花,明日殘花。

但不少課題的價值和重要性,其實遠深於、不止於霎時熱烈的短暫性。有些小事有時當然被放大至不成比例的過激過熱,但有些大是大非,永遠重要,但熱話退燒後人人已意興闌珊熄機走人,急不及待開過另一壺茶拆另一包花生。

不辨題目,一味跟風起哄,是否一種低端民智?有時下流行性但永沒深度,停留於吹水抽水,是否永遠達不到高端討論,深遠影響?

有些課題,是屬於「長端」的,不是三言兩語三天兩日,「短端」煲過就可擱下的。

低端人口,十天後,你還在乎嗎?

長端與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