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Happy及New


二〇一七年,已經沒有那麼多人失心瘋的玩Pokémon Go,送舊了。

二〇一七來臨之前,二〇一六年據說對這一年有些展望,有各種十大期待。天文友咬手指等待日全蝕,又有特別美的Super Moon;大家想像網店亞馬遜的Drones無人機無遠弗屆,送書送pizza送貨,更推進新時代生活至每一角落;電視劇友望穿秋水等到《權力遊戲》第七季推出,年尾又有神劇《Black Mirror》最新一季,喜上加喜。而二〇一七,我們更機不離手,更沉迷新媒體社交,更倚賴網絡,有些人更沉溺網上虛擬世界,現實更多宅男毒女。的確是這樣的二〇一七。

香港,打了幾次颱風嘉年華,吹走了香港民望最低的特首瘟神;樓價,歷史性瘋狂至沒有最高只有更高,缺乏將來感一樣,快樂指數剛巧相反。學生,大中小學生放棄生命一單又一單。還有許許多多大家關心的官司,都有了不同人樂見或痛心的裁決。

好像整個二〇一七年是一次大盤點。

二〇一七年,世界好嗎?醫學突破有成功換面,也有令人反應兩極的「換頭」。科技突破是人工智能AlphaGo的大獲全勝,人類棋局上一律食塵。

還有很多戰爭、天災、人禍。記得敘利亞小男孩嗎?北韓的疑似精神病肥仔領導又不斷戰事挑釁;還有各地前所未見的嚴重火災、風災、水災、地震;美國迎來了信奉政治不正確的新總統特朗普,公開性歧視、種族歧視、環保無知。世界多處更多恐襲、更多大型槍擊案,卻有#metoo的大規模撥亂反正。中國,其他不說,臨尾威再跑一單叫世界震驚的低端新聞來壓軸。

好像整個二〇一七,是一次進一步的破壞,去造就必須的重建。

如果要問什麼是二〇一七年最好的事?

大概,最好是二〇一七過去了。

二〇一八,希望是Happy及New的一年。

畢明專欄新年Happy及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