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滾動影響滾動


mingsgosolo

生命影響生命。那麼滾動影響滾動。

上期 Sammi 在她的專欄寫了篇《煲滾的血》,看畢,我像武俠小說的主角一樣,血液化成熱流、像一道奔跑的紅線,在皮膚下運行了一整周天。

如非刊登前已讀過此文(多謝有心人),要是看明周時才第一次讀,怕我會擲下雜誌,不顧一切驅車找 Joey,找她緊緊擁抱三下,用眼神代替一切,然後大家不說一句話便離開。

《煲滾的血》說的是 Ming’s、之前隨明周出品的時裝潮流月刊,今個月以獨立姿態,實體書創刊上市,在傳媒寒冬、紙媒夕陽的今天。Joey 是現任明周的總編,三冊明周都關她事。如果你有留意本雜誌前頭的目錄及崗位名單,會發現編採人員名單上,除了有她,還有我。

一年多前,Joey 找我,問可不可以幫她,一起為明周打好一場時代洪流中的逆境波。基於她的誠意,明周對香港社會的價值、回憶和意義,還有我對明周的感情,我答應了。自此,一起以不怕死的熱火,燒亮做好內容就有生天的信念。

Sammi 的文章,彷彿在告訴我們「有堅持就有希望」是對的,血燙赤裸的熱誠是有感染力,即使在冷漠都市。

又或許我和 Sammi 就有種奇妙而間接的緣份。冥冥之中,她就成了 Ming’s 獨立創刊號的封面。老實說,創刊那麼重要,腦震盪時怎會完全沒有其他人選?但很快,就篤定了:唯有是她。她成為了我們超大型游擊廣告、larger than life 流動 billboard 的 「talking face」,浩浩蕩蕩, 走過中環,走過銅鑼灣,走上香港山頭,航拍創刊的壯麗。沒錢推大型企劃,一樣要有型有勢,創意搭夠!

定位形象格調,我強調作為時裝潮流雜誌,一定要型。不要做其中一本「女人」雜誌。這個封面,這個宣傳,捨她其誰?

如她說,瘦骨嶙峋的北極熊和力爭上游的三文魚,會繼續努力。

畢明ming's創刊號mingsgosolo鄭秀文滾動影響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