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光復soho


朋友約飯敘,晚上在soho區,想試試一間新餐廳。就這樣翻起一堆回憶。

曾經,soho是我頗喜歡去找吃的一區,曾經,這一帶,不張揚,星散的聚集了一些自成一家,性格各妙的小店,不像現在一街都是餐廳,成行成市,但個性不彰。

那時,就算是周末假日,駕車去泊在餐廳門口,輕易有位,吃罷輕鬆離去也可以,不怕阻街,反正人少車不多。史丹頓街有一間北歐餐廳,全區唯一,真nordic,酒保Kevin是北歐人,記不起是丹麥還是瑞士了,有次冬天很冷,還靜靜煮了mulled wine給我送上一杯,一陣暖暖香料的擁抱,在寒冬是恩德。

那時,soho有點像以前的大坑。旺中帶靜,偏安一隅,享受着自己的節奏。

後來,就是後來了。旺起來,人多車多餐廳多,以前晚上驅車來買外賣,停車進店吹吹水等吃的弄好才開車走,現在平日經過車子走得慢一點隨時被叭。

繁華熱鬧起來了,餐廳的種類和水準也紛雜得多,好吃的北歐餐廳已不知轉了幾手。更多餐廳開張結業,我愈來愈少到商業化的這區了。

去新餐廳,現習慣先上網找正確位置,方便找門牌,再看看網上口碑,也不盡信,即管參考。見有網民說新餐廳的前身,是一間「trashy的呃鬼佬餐廳」。之後幾個不同的意見,「trashy food」、 「trashy service」,trashy一字像是原址上手餐廳的命題。廉價,騙洋人的粗糙(if not粗劣)食品。盡情商業化容易利好搵笨、驅逐真誠。

新的餐廳叫MeATS,顧名思義,專門出肉,豬牛雞羊,最啱我這食肉獸。不花俏賣弄,是貨真價實的好味道,其中一道小吃,叫ugly potatoes,薯仔控如我一見即叫,原來是用雞湯燴煮再焗香的薯塊,好吃!肉也好吃,喜出望外。

與我同去的朋友兩星期後再帶大班朋友去,說是為了向之前的trashy餐廳報復,為新餐廳打氣。類似的變化輪迴,香港見證過多少遍,又幾多地方有幸,能撥trashy反誠意?

光復sohosoho購物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