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遇上邪惡軸心


為何夜裏總是餓,你懂的。
 
但人大了,會努力抑制自己的「餓欲」。到底,不再是年輕時吃什麼都可以瞬間殲滅的焚化爐,吃大咗,是要還的。
 
不過,意志歸意志,欲望是欲望,人是人。是人,便有缺點,便會軟弱。
 
告訴你一個真人真事,頗驚嚇的,認真慎人,要看下去,自己小心。
 
是咁的,近來我碰上了一遇神殺神,可以摧毀任何唐僧定力的邪惡軸心,就是 Häagen-Dazs 的 Peanut Butter Crunch 新口味雪糕!被殺個措手不及,片甲不留。
 
本人其實不算忠貞花生粉,花生漫畫大愛,花生友可以做,但花生醬嘛,我不算過電,身邊有 close and dear ones 包括爸爸和愛人,倒是心心眼的。我在毫無防備、沒特別大期望之下,吃了我的第一啖花生醬雪糕,從此,直航萬劫不復。
 
思念啊,有 cravings 的,心癢癢,心思思的,超想再吃。家中的吃光了,落街走遍四間「七仔」補倉,買不到誓不休。
 
最可怕是有次和朋友吃完以美味、勁飽、和大滿足見稱的「娥姐私房菜」,由於席間傾力向朋友推薦新歡(如此重要的墮落不能只有我知道),當中幾名花生控興起,說不如飯後就去吃。明明很飽堅持躍躍欲試。
 
結果,我們一車四人,真的已很飽,半夜十一點駕車去買 Peanut Butter Crunch 雪糕,徹底殲滅。這種行為已經多久沒有試過!想起大學時暑期在多倫多,一班朋友半夜吃宵夜可以叫一隻北京填鴨,再加其他,面不改容,全殲滅。係青春呀哈利!
 
經此一役,被我點化或靠害的,深癮難移,雪櫃一定要有 Häagen-Dazs 花生醬雪糕,還有其他眾多受我開心 share 感化的同系門徒,個個又愛又恨多得我唔少,打開了潘朵拉的雪糕盒子,不吃不舒服,諗起都開心。
 
人愈大愈嗜甜,我的爸本來就愛甜吃,現只偷偷慶幸,萬幸他在多倫多,這雪糕千萬別讓爸爸知道。(殊~~)

畢明雪糕花生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