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爸媽搬家了


回加拿大和爸媽玩,其中兩個原因,是爸爸大壽和他們要搬家。工作不會因為知道父母生日而曉得暫緩,搬家不會等我有空閒才需要發生,和家人親朋的相處之道,在於:make time。
 
沒時間,找時間,是會辛苦的,是要東追西趕左調右調的,但把日程湊合一下,把俄羅斯方塊疊一疊好,總可騰出些空間。佛系等運到,自然有空暇,在我們這一代不易發生,總是太多公務俗務纏身。於是我也特別珍惜 make time 相見的朋友,「方便先見」最後一定是相見很難。
 
聽說時間像乳溝,擠一下總會有。
 
老爸老媽要上樓了,住 apartment,不再住一間 house,加拿大很多家庭的自然發展。守住一間老宅,從紅顏到白髮,就算是安寧,其實不易。
 
我們在香港的家我住了十多年,這間在加拿大的屋,成為我們的家廿多年了,但是兩個老人家,要四個 bathrooms 做咩呢?現在請客亦已不多。上睡房要行樓梯,落 basement 又要行樓梯,還有花園要打理,雖然已聘請公司定期來做 landscaping,但都不易了。年紀開始大,一切慢慢斷捨從簡。
 
他們年輕時,很喜歡在家中後花園種很多不同的花、不同的樹,那些花和樹陪伴我們過了許多日子,陽光明媚的、白雪紛飛的,都有。花園中間有一個亭,買屋時全家已很喜歡那 gazebo,我們會在那裏吃飯,花園不單用來BBQ。重溫舊相,再記起爸媽後生很多的樣子,老竇由有頭髮到頭頂變了無敵海景,Those were the days……
 
從一個家到另一個家從來不易,一間屋,真有太多回憶。謝謝這屋子,給了我們一個家,要說再見,真的不捨。外國人,一個老家一個大宅,世代相傳,香港人,從移民的離聚,到把家宅當炒賣工具,都欠傳承觀念,現實又有它的不易。
 
再見了,我在加拿大的屋,我會掛念你,當星光優美。

畢明加拿大父母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