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靚到唔正常


我男神Benedict Cumberbatch上名嘴 Jimmy Fallon的清談節目玩,不經意笑了說:「age is not kind」。「年歲並不仁慈」,當你家有長輩,自己又隨年漸長,便會明白。
但我慢慢覺得,年歲其實沒有什麼仁不仁慈,但生命有、你自己有。歲月其實很公平,如果你沒死,每人每日都老24小時,每年衰老365天。但生命、際遇對有些人可以極殘忍,命運如果弄人,可令人一夜白髮,可以寵得人四季如春。
仁慈,年歲不會給你,生命未必給你,但你可以給你自己。
年齡有了一定的厚度,botox可以令歲月痕迹硬生生冰封,效果不及你對生命及自己從容。一個人從容自在,由內到外,自然散發一種掩不住的氣質美,裝不出、僭建不到的。如果連輪廓都美,歲月從容,自煉得一身秀雅雍容,眉梢眼角,都是山水。
是惠英紅讓我想到這個的。
有次看到她為大陸《Vogue》雜誌拍的一輯相,禁不住心中喝采:(口哨)好美。而我算是慣性冷靜不為所動的人。也坦白從寬,她更年輕時,我更年輕時,我未有發現紅姐的美。
見舒琪在他的面書,轉發了一些她的照片,他們為《翠絲》一起出席完台灣金馬獎,舒生寫了:「靚到癲咗!黐線嘅!」我忍不住留言:「靚到唔正常」。
告訴你一件事,我和紅姐講過一通電話,但大家是不相識的。年多前我為一婦女慈善團體,拍了一個廣告及網上短片,結果在國際及本地廣告大獎贏了不少獎項,廣告公司今年想再來,再找我拍,更想由惠英紅擔綱,他們找不着她,我幫忙駁線,找上了。她二話不說自己打電話來。結果,廣告沒有拍成,留下了快人快語爽快沒架子的印象。
如果你看過《幸運是我》,會明白她為什麼是影后,她對演老角可以如此精湛從容,大概悟到某種對生命、對自己的慈悲,令她靚到唔正常。

畢明靚到唔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