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廣告行怪人怪語


不少人會覺得廣告人說話有種「鄉音」,我們從另一條村來,語言發音一樣但出口不按常理,有時激得你死,有時擊中要害。不是為了語不驚人誓不休,我覺得廣告生物,不過腦袋常常處於喜歡「鬥快掟彎」的狀態,腦筋急轉彎慣了自然融入生活。
說穿了,我們貪玩,怕悶,百厭,沒其他。
記得還用fax機的時候,把東西傳真了給人家,要待覆。有次好像是廣告片有待導演那邊報價,頗急,人家老是不回覆,製片心急如焚。估計可能類似的story board什麼的,一堆密密的字加圖,人家收到太多了,未刻回覆。埋在眾多的fax中,怎見到你?
結果我在一張A4 紙,打橫用粗黑筆寫了「FOOK」,四個英文字母,fax了過去,並把紙的兩端黐在一起,連續不斷的loop了過去好幾次。未幾,就收到回覆了。
又,我後來的辦公室,有自己的電視和梳化,到了NBA 季候賽時段,同事會進來我房間一起睇波。曾經,那些有助防止肌肉扭傷的緊身褲才剛興起,有男同事說像絲襪,穿起來怪「乸型」,大家便一輪爭論。結果不知誰彈了一句,「咁以前莎士比亞、路易十X年代啲男人,個個都係乸型啦」。哇,即刻轉身射個三分波,冇人再講緊身褲。
洋酒,曾在廣告行十分十分活躍,是很大很大的金主,每有比稿招標,廣告公司們都會前仆後繼,賣藝賣身賣血希望把客戶贏回來。我入行時幸好還趕得上,見過洋酒叱吒風雲的華麗尾班車。
那些年,有次pitch洋酒客,斷斷續續present了很多創意、很多story boards,很多個月,客戶還不滿意。Pitch到連創作部的大大佬都換了。然後新大佬上場,又帶着我們用血汗青春換來的創意去叫賣,第N回了。回來,他什麼都沒有,點了口煙,吐出四個字:人仰馬翻。
那個洋酒客,叫人頭馬。

畢明廣告行怪人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