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非常藥


朋友老說,以前,哪有抑鬱症的?人是會唔開心,但會不快樂是正常啊,反而把「不快樂」視為疾病,便矯枉過正了。情緒總有高低,一年必有四季,把低和冬視為不正常,才是不健康之本。「未有抑鬱症之前,邊有咁多人抑鬱?」捱過冬天便有春天。
怪只怪醫生好友,說有些近代症狀確有巧立名目的可疑,如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一批心理學家現在又說,是虛有的。創造出這「病」,不過忽略了和不接受孩子有很多種。把一些正常的「不同」,標籤成一個病患,才是要醫治的症候羣。
抑鬱症會否很多年後被指是「fictitious」我不知道,但今年三月的世衞報告,指現今世上的No.1最主要病患是:抑鬱。
是影響全球身心健康的最強壞蛋,全球有超過三億人患有抑鬱症,從二○○五至二○一五年增加了18%,亦有二億六千萬人有焦慮症,不少人同時活於抑鬱焦慮中。
世界進步了,富庶了,文明了,起碼在先進都會、繁華城市表面如此,但精神文明健康呢?世人好像愈來愈不快樂,抑鬱的小童愈來愈多?
美國兒科學會的報告發現,英美的孩子現在差不多沒有玩樂時間,家長和學校把他們的一天填滿迫爆,學這練那冇氣唞。專家說現時的趨勢,兒科醫生給小孩開藥的處方中有:一服自由時間及一帖玩耍。
現在英國不少醫生,開始給抑鬱症、寂寞、長期病患者,開出:跳舞、藝術、園藝等作為「藥」,要病人跳跳舞、修習欣賞藝術,畫畫、唱歌、郊遊賞花整理庭園。結果,不少「病人」之後可以吃少些真藥物,四個月之後其中八成人連覆診也少了,醫生的負擔也輕了。
原來治這些「病」,下的藥是「閒」,是接觸美藝、朋友、自然。原來病了的,不是人,是生活方式。
好彩,這類藥,我長期亂食。

畢明非常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