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儀:「對不起」代言人


二〇一七年將盡,想起前陣子到赤柱監獄探訪的十位終身監禁囚友,年日對他們來說,又有何感受?

在鋼琴家羅乃新的帶領下,我們一行九人,他們全是專業音樂家,各自擅長不同的樂器,負責分享祈禱和唱詩歌。而我除了講見證外,還用「對不起」這句話向他們道歉,以作為身心鬆弛及傷痛的治療。其實囚友大部分都因心靈受創,才生出苦毒,滋生負面思想而犯下罪行,導致在獄中被監禁,失了肉身的自由,付上應有的代價。但曾經傷他們心的人,又有否向他們說過一句「對不起」呢?

當我作這「對不起」代言人時,我望着他們雙眼,誠意地逐一向他們道歉,希望安慰他們受傷的心。我從眼神直接感受得到,囚友們因此進入了自己往事的回憶裏,有紅着眼,有流淚的,有欣然接受的,有低下頭脫去眼鏡沉思的,有完全不望我彎着身千頭萬緒的。最後,我帶領他們想像這句道歉聲就像蜜糖般,滲進心裏的裂痕,然後閉上眼睛聽我唱詩歌《慈愛主信實無變》,慢慢把身體放鬆並接受祝福。

聚會完畢後我們一起交談,一位巴基斯坦籍的囚友,第一個上前和我握手,紅着眼睛說,「多謝你,當剛才你向我道歉時,使我想起媽媽,她下個月會來港,到時我也想向她說聲對不起。」原來當我向他們道歉時,引發他們想起虧欠別人的事,也想向當事人表達「對不起」。

別後,收到囚友的來信,正是那位彎下身沒有正面看我一眼的那位,他說當時正反省,深覺對不起妻兒老父,以及被殺的人和他的家屬,故此沒有全程看着我,而事後囚友告訴他我的視線卻是由始至終沒有離開他,他知道後很感動。

這羣囚友若果持續行為良好,是很有機會獲得釋放,而外面也有一些有心人已預備了宿舍,協助這些重獲新生的生命,好等他們可重投社羣。

新年新希望,願監獄內外的人,都可享有真正自由快樂的心靈。

胡美儀「對不起」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