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儀:「Say Sorry」更新輔導


自二○一八年三月起,我開始了監獄輔導的義務工作,感到「一人犯罪並不是一人當」。囚禁一位罪犯,除了要花大量納稅人金錢外,還有政府懲教署所付出的心力,這可是我一直所忽視的。
去年底懲教署助理處長(更生事務)鄧秉明先生(現已退休),因看過《明周》有關我去探望終身犯,向他們道歉,讓他們心靈釋懷的兩篇文章,而約見我。會面中,他詳細講解了有關「更新事務處」 的工作,並動容地說「救得一個得一個」,確實感動了我。
現由懲教署(更生事務)負責管理的轄下組別分別有:
1.更生事務組1(評估及監管);
2.更生事務組2(福利及輔導及監管);
3.教育組;
4.工業及職業訓練組;以及
5.心理服務組。
鄧助理署長問我有何想法,我回應希望可到監獄為囚友用「對不起」作心理輔導。就這樣,由林賜良高級監督監管的「Say Sorry代言行動」輔導計劃就啓動了。雖然我是發起人,但深知團隊的重要性,故此共有五位有心人,包括輔導學校的學姊們。
我們「Say Sorry代言行動」輔導組, 第一個使命是到壁屋監獄,輔導二十一歲以下的年輕囚友(輔導過程下回再跟大家分享)。而經過這八個月來的探訪,壁屋大門更亭的手足,已知曉有我們「Say Sorry」輔導組來做探訪了。這些原本對我來說,是陌生的人和事,現在卻已是生活的一部分。
每次進碧屋監獄,都由穿便裝的福利組人員負責,全程有他們陪伴,當聽到阿sir細心問囚友「今早到現在,見你好少講嘢,冇事吖嗎」,甚至「食咗飯未呀」等關懷備至的問候,都讓我感受到人間有愛。
懲罰與教育真的苦心一片,要青少年出獄後重獲新生,家人的愛同樣是很大的動力,就猶如戒賭戒毒一樣,沒有家人的輔助,很快便會重蹈覆轍,變成了分期執行的終身監禁了。

胡美儀Say Sorry 更新輔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