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儀:壁屋囚友


我現於西貢壁屋懲教所進行的「Say Sorry代言行動」輔導計劃,主要是讓廿一歲以下囚友得到心靈及品格的重塑。每次是十人以內的小組,期間還有結他演奏及詩歌唱頌。
猶記得第一次的輔導班,九位囚友初進班房時,大家都非常拘謹,其中四位更是木無表情,自我封鎖。當聽畢我的來意,是為曾經得罪過他們的人,來向他們致歉時,各人皆以奇怪目光注視我;而當我開口道歉時,有滿臉通紅忍着淚水的、有以笑遮掩內心感情的,也有茫然地進入自我思想空間的。直至最後,我邀請他們閉上雙眼,進行身心鬆弛的練習時,原先自我封鎖的幾位少年,才開始嘗試放鬆自己。而在完成整個輔導後,我特意逐一呼喚他們的名字,並握手示好道別。
到第二次輔導,囚友見到我們團隊時,已泛起笑容。這次,「Say Sorry」輔導之後,繼而讀出我於《明周》的一篇專欄文章「更新先鋒」,當他們聽到囚友出獄後,走向光明的經歷,臉上起了特別變化,眼睛也變得有亮光,證明正能量的見證是有果效的。
其後每次輔導班,都有一些新人交替參加,而印象最深的,應是十月份那一班。當時,有十位初入獄的年輕人,正等候翌日的宣判刑期,心情驚惶如坐針氈,而剛好那天我預備了一篇「失去的意義」文章,就請他們從文章中,選出可表達當下心情的字句,他們大多同時選擇了:「我們實際所面對的,是很深的恐懼。」
年輕的囚友要面對將會失去的控制權、熟悉感及自信。看到其中一位年輕人,不斷搖頭嘆息,滿臉悔意,可是為時已晚。我們團員也深感可惜,眼前只有輔導他們要轉移目標,好好抓緊獄中學習的機會,不要辜負懲教署給他們更新的培訓。
八個月的輔導當中,有信了耶穌的,亦有表示將來要做社工,也有多人親口說,出獄之後要重新做人,不行回頭路。在此衷心祝福他們。

胡美儀壁屋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