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


人生之中,倒有經過幾件化險為夷的事,其中一件特別印象深刻,那是多年往事。冬天,兒子才四個月大,因為我每天都要工作至深夜,看顧兒子的通宵更由我擔任,一個晚上天氣特別冷,居住的舊樓木窗老了,怎關也關不緊,寒氣由窗縫不斷滲入,熄了燈倚在椅上假寐。這天晚上特別靜,平時這鐘點還聽到台口「柏記」夜市完結的收拾聲和「柏記」老闆粗大的聲響,靜、靜得並不正常。忽然間窗外傳來異聲,外邊用來攔阻野貓打架的鐵線網發出被拉動的聲音,唔係嘛?這樣冷的天氣野貓還要偷情?起身看看,一個人影被街燈投射到窗邊,吓,原來真係有「飛天蠄蟧」。賊!一下子腎上腺素直沖頭頂,那時候,家裏只有周恒,丈母娘和小嬰兒。也不能驚動她們,一驚動就真係又驚又動,得個亂字。那時候,我剛剛在家做些木工,木工架生就在身邊,一手就拿起個斧頭,只見那人影愈移愈上,手已經從窗縫中伸進來,只要我一斧頭劈下去,賊人必然跌落街上,就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一個意念閃出﹕不能劈!張口大喝一聲,只見那隻手立即縮了回去,一陣嘶嘶沙沙之聲後噠的一聲落地聲,一人幪着頭竄入暗影裏。這情勢,一屋老小都要人保護,不能下樓去捉他,只有繼續罵,更深人靜,這喝罵之聲是何其響亮,半小時內竟無人聽到,半小時後那人彎着腰幪着頭走了。第二天,和家人講及,她們都全不知情,怪不得全條街都冇人知曉,只是,鄰家的親戚後來知道了,賊人入屋偷了很多東西。那夜,原來氣溫是攝氏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