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旁觀者


從前媽媽有句口頭禪「過年如日」,淡化家裏貧困的寒酸。今年香港的聖誕新年也真是很淡然;十二月,聖誕歌聲極少聽聞,不似以前商場百貨公司早早已洋溢着聖誕氣氛,最大生意額就在此時此刻。更奇怪的是,新年也超級淡靜,煙花也只放了八分幾鐘,算是應一應景。回想當年,分別何其大,不覺間又想起那段日子。

我家、王司馬一家、華娃和孩子們,(黃霑正在與林小姐蜜運,我們不管他。)每個新年都聚在一起。先開個大食會,然後三隊人馬殺進大會堂皇后碼頭,就是驍勇林太拆除的地方,好多好多車輛都泊進停車場,靜待凌晨零時的到來。時刻一到,所有車輛一齊響號,大人小孩拍掌狂呼,迎來一個新的新年,那份歡樂,比執到金、執到銀的感覺還強烈得多。今年,看煙花時就有這回想,又忽然驚覺,怎麼沒有了汽車響號聲?兒子說:現在不再流行了,就算有人響號都只是零零落落的少數。啊,時代在改變,在極速改變!現代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掌握着手機,掌握着歡樂,掌握着羣體,掌握着視野,掌握着資訊,掌握着交流,生活習慣可以一切從簡,對着小熒幕一個淺笑,略一皺眉,一指輕點輕撥,已經得到好多好多交流,好多好多回應,無需要一個實體旁人,千個萬個回響已在目前。羣組之大、羣組之遠,無遠弗屆,這種雖虛且實的社會結構驅動着整個人類。按號,哪裏需要按號?只要在手機上按一按,你的朋友們都聽到你的號角聲,管他現實環境中是如何死寂,心內是在澎湃的,只是,看在一個脫離了社會的老舊人眼中,又是另一光景。

董培新專欄旁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