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幾見月當頭


幼時,母親常會向我們解釋一些典故:像一些難以看得到的現象,會以「人生幾見月當頭」去形容。媽媽說:每年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天上的月亮會走到和地面完全垂直的中心點,我們站在月色下,腳下投影沒有半點傾斜,這現象只會出現十分八分鐘,錯過這機會又要等一年之後了。聽媽媽這樣講,着實令人雀躍,好想好想觀看這奇妙的天象,只是,在幼時凌晨十二時已經睡到一隻豬那樣了,到每次記起總又是天陰、密雲、下雨,又或過了時間,腳下斜影倒也見過一兩次,真真正正的月當頭從未見過。

今年元旦一月一日晚上,偶然看看月曆牌,牌上印着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往窗外一看,一輪明月就掛在窗前,啊,那麼巧,新曆新年正對着月當頭的日子。那時分是晚上十時,跑上天台上往上看,皓月斜掛在空中,是了,時間還未到。十一時再上天台,天空白色一片,啊,密雲,什麼也看不見,怪不得俗語那句老話會這樣說,正失望間濃雲漸薄,淺淺的月亮在薄雲中走出來,瞬間見到一輪明月,只是,還未到中夜,月影未移至中天,接着雲霧又再將月亮遮蓋。那時候真是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心靈在得失之間強烈地擺動,難見月當頭這句話不是白說的。轉眼間時間已近一月二日零時,天頂忽然間看見黑色的蒼穹,明月就在正正的頂上,往下看自己身影,真的沒有斜影,看看手錶,時間是一月一日午夜十一點五十八分,還是在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最後兩分鐘裏,一生中,從未見過的「月當頭」就在天上,往後,不知要經過多少年,一月一日才會和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再相遇。

董培新專欄幾見月當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