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敏感


早前天氣驟變,忽覺喉嚨痕癢、咳嗽,立即去看醫生,與醫生有共同的朋友,談笑之間就看完病。回家服藥,誰知藥丸吃光還是不好。換一個相熟醫生,再食一個星期藥,都是不好,覆診時帶了藥袋見醫生,醫生仔細地看着講了一句話:「冇可能㗎。」繼續開藥,是相同的藥,當然地繼續食藥,也當然地繼續不好。看第三個醫生,醫生說:你的症狀是敏感。再開過藥,那只是米粒般大小的藥,還只是每天食半粒,吃下去,成個人鬆晒。年紀大,機器壞,相同的事是在去年發生,那時候是去看中醫。

也是咳嗽,莫名其妙的喉嚨痕癢咳嗽,相信中醫中藥副作用較少。選擇看中醫,第一個中醫服了一星期藥還是沒進展,轉醫生,也食了五天藥不見起色。再轉醫生,吃足一星期藥還是一樣。只是,在看第三個醫生時做了件好事,那時候在候診室候診,見一老者(我也是老者了)用力壓住一個老女工人的肩膊走進診室,老女工人背都彎了,一顫一顫的細步前走。看見這雙主僕,心頭自然一緊,他們不用排隊,很快就進入醫生房,但那蹣跚的步伐看得人莞爾,一段時間,主僕又從診症室走出來,一拐一拐地向前走,主人吃力地壓着弓着背的老工人,這情境看得人心頭一緊。就在這時候,老工人腳一軟,身子向前仆,還幸這境況早入心頭,在座十二呎外的我還來得及反應,及時彈出,在這兩個人倒下之前將他們扶住了。更幸運的是,當時其實我沒有病,身體不適只是對天氣的敏感反應,阿彌陀佛。

董培新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