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熱


今時今日,每個人走出街外一定被熱得汗流浹背辛苦莫名,最高氣溫紀錄一天被一天打破,大自然氣候改變沒辦法,但城市裏一部分高溫是人類自己製造出來的,今時今日還有哪一家沒有冷氣機?大家關在門內歎冷氣,冷氣機的散熱器就在煲熱室外的溫度,全香港齊齊一起煲,將空氣煲熱三幾度好容易,而且當今高廈林立,通風散熱減慢,也是高溫不散的部分原因。今日科技發達,一切信息已能達至無遠弗屆,如果能發明一種恆溫衣服,可以在任何環境、任何溫度下穿着它就可以維持在二十度的感覺,這發明人一定可以發達發到痺矣!以前那句民間順口溜:「未食五月,寒衣不敢送」着實過時,今時今日應該講:「未到聖誕節,寒衣不出櫳」。

十五歲前居住在廣州,其實廣州也是很熱,當然地沒有冷氣機,有幾年夏天都是在天台上睡覺,傍晚要挽水上天台,先灑一輪水,然後避開一段時間,等冷熱交蒸那股熱腥味散去才可以逗留,否則很易中招。在天台睡至凌晨三時,又要從天台撤離,因為早上四五時,露水來了,露水加晨風好易領嘢。

現在香港暴熱是非常難頂矣,但與中國幾大火爐相比,還是未夠班的。武漢、成都、南京都是著名火爐,台北也是熱力沒法擋,試過盛夏在台北走在馬路上,那種熱直似在蒸籠裏,周恒說:不是蒸籠,直情係煎鍋上,我們在路上只行了兩個街口已經頂唔順矣,因為覺得腳下鞋底似要溶了,燙熱的鞋膠貼住腳底,驚得速速跑入地下城避難。

董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