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不想說,還要說


88tps

中國人常以厚道待人的態度去評價已離世的人,但總覺得是非黑白必須分明,怎可以人死燈滅而事理不分?林燕妮黃霑「永遠認錯,永不改過。」那起碼都是知錯認錯,都會覺得問心有愧,跟着再犯就是劣根性的問題。數落他的人比他優勝,不知是聖人還是什麼神,從愛看她的作品,到認識這個人,至今日已經四十幾年。好犀利,她從來沒有錯,錯的只有是別人。看,「愛是無罪的」,已剔除任何責任。陰功,黃霑的女兒宇詩還未出生,那時候,好友張顰、周恒日夜陪伴華娃,大家盡量分散她的注意力,周恒每夜三點幾鐘才回到家裏,回來已是精疲力盡,還要寫稿,一切明天繼續。

一篇在《明報》發表的專欄「免費情婦」,令黃霑送出「盛世」廣告公司全部股權給她,這信息是黃霑在我家裏親口對我講的。那日,黃霑來到,問我有沒有看《明報》?我說有。黃問有沒有看林小姐段稿?有,當然有。他說:「我頂唔順,我真係頂唔順。我已經盡了力,你知道華娃嗰邊每個月一定要俾,應酬食飯供樓係一筆好大開銷。」我知,我當然知,嗰陣同佢約略計過條數,兩邊開銷加應酬,佢一個月冇二十五萬收入就過唔到,仲未計要納稅。佢話,「錢就真係攞唔出,咁啦,我將『盛世』的股權寫晒俾佢啦。」佢真係講得出,做得到。到兩個人反面,黃霑响半山搬落灣仔告士打道兩層黑樓度住,搞到葉蒨文去探佢,當場忍唔住喊咗出嚟。

自覺完美的人當然地完美,願她一路好走,只是,她的一些大話令我哭笑不得。一次她在《明報》專欄裏將她兒子年齡減了十歲,唉,她兒子和我兒子是小學一年班同學呀。

董培新林燕妮黃霑明報專欄免費情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