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在遠方迷霧


一九八九年冬天,楊善深老師打來一個電話,電話裏說:「你要幫我一個忙,十二月李子誦先生要來溫哥華,他會住在我家,但是那時候我卻在多倫多。」問我可否在這段時間到他家裏,代他招待李先生?當然可以,就這樣,我接下了這個任務。在聖誕節附近,李先生、曾敏之先生就下榻在楊善深老師家裏。我在楊家打點一切,只是晚上十二時一定要回到自己家裏,香港三張報紙、七段專欄必須交稿。夜裏,打點好李、曾兩家人安睡我就要回列治文趕稿,從楊老師家到我家車程大約是港島至沙田那麼遠。一走出楊老師家,大件事矣,舉目望處全是灰濛濛一片,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車,着了匙,開了燈只依稀看見三呎內的物事。怎辦?稿不能不交,只有咬着牙關勇往直前。知道從楊家出來,向南走三個街口是大路,一步一驚心地以龜速行駛。交通燈是一陣一陣極模糊一閃而過的淺粉紅和依稀辨別的淺粉綠,這些現象只有在最大的大路才出現。當第一次發現這現象時,估量已到達第一條大街,這平時用一分鐘走完的路用了二十分鐘。幸而全條路上行走的車輛只有我一部,要發生交通事故都是我自己自撞的。第一條大街決定不轉入去,入了去會上橋可能去了飛機場或者迷失了方向。繼續慢走,真是一步一驚心,那種徬徨無助的感覺着實恐怖。終於,前面又再出現淡淡的粉紅,淡淡的粉綠,是橡樹街?是不是真的橡樹街?好吧,賭它一鋪,轉右,之後一直行,一直行,大不了去了美國!個心七上八落,車在龜行那種滋味着實難受,良久,前面出現一個綠色路牌No.4,清清楚楚在前面,原來綠色在霧中最顯眼,正是我家的路。

91tps

董培新在遠方迷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