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辜負徐克


常說自己是幸運的人,單從職業來說已是非常幸運。喜歡畫畫,就用畫畫做搵食途徑,俾你去畫個飽畫到盡,俾你去不斷嘗試,不斷創造,不斷更新。你的作品可以不斷發表,只要你做得好,總會感動到喜歡你的人。好多時你都不會知道,卻原來種下的因是會有果的。

八十年代移民加拿大,蔡志忠也在同一時期去了加拿大,我們都拜在楊善深門下。一天,蔡志忠帶來一本厚厚的冊子,他說這是我二十多年來的剪報,應該交還給我。我打開來一看,整個人呆了,裏面全是剪貼畫,通統都是我的作品。他說:「這是用每天省下的早餐錢、搭車錢買香港雜誌剪存下來的畫簿,應該由你去保存,這些畫對我影響好大。」我……我說不出話。

半月前回到香港,因為要和徐克研究他新片的事。喜歡徐克的電影,喜歡徐克的風格,這是認識他以來和他說話最多的一次,對他再有一層深一點的了解。好像對「武」與「俠」的解釋,英雄豪傑的激情、悲情、無奈、掙扎、突破,如何解讀?由他口中說出有如醍醐灌頂,為之開竅。他還說八歲開始就看我的畫了,噢,上帝,希望不是對他誤導才好。談話間他拿出由他自己設計繪畫的圖樣給我看,原來他畫畫得那麼好,如果他用畫畫去搵食,香港所有武打漫畫人都要靠邊站了。相聚是開心的,只是工作協議沒有達成,周恒和兒女怕我又去搏命,佢哋叫我去照照鏡,今年七十六啦,我還有熬病九個月的前科。

96tps

董培新辜負徐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