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被睇全相


99tps

小時候居住在廣州,每逢夏天水浸街是常見現象。因為河愈來愈淺,抗日戰爭加連年內戰,政府哪裏有錢進行水利工程?但是反其道的現象總會出現,如大旱,試過有一年珠江都乾了,我們家後街就是荔枝灣涌的支流,平時每天都可以看見潮漲潮退,那個夏天街尾河涌差不多見底,那淺淺的河水是黑色的。因為沒有水,自來水再不自來,沒有水供應了,怎樣生活?那還是可以的,舊式建築物很多都有水井,地下水並沒有受影響,只是我們家那口是廢井。
隔幾間屋的鄰居談太是媽媽的好朋友,需要用水可以到她家花園的水井打水,如煮食什麼的。但是沖涼洗身要用大量的水,擔來擔去很不方便,談太建議我們在他們花園沖涼就可以了,那就沒那麼麻煩。這當然好,和弟弟搬完水就在談家花園沖涼,嘩,盛暑天氣冰涼的井水沖在身上真個其樂無窮,一股勁將那糯刺刺的臭汗洗個一乾二淨。這在鄰家花園沖涼的活動只進行了幾天,政府終於解決了供水的問題,但是,一個陰影卻在這環境下形成。
幾天後媽媽跟我說:談太看過我們沖涼。,小孩子沖涼也要看?媽媽還說:談太幾天仔細研究,將我們兩兄弟的相格深入探討,向媽媽作了報告。,沖幾個便宜的涼,要付出這樣沉重的代價?媽媽還向我說:談太閱人甚多,她的意見可作參考,嘩,咁羞家事,有乜好參考呀?
今年已是七十六歲人,想想她的批贈,竟然大部分吻合。

董培新被睇全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