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頑童樂趣多


04tps

解放後一年,家裏開始貧困,沒什麼,只是鬥資本家將家裏的錢都鬥個清光,父親棄家逃走,留下母親和我們六兄弟姊妹在廣州掙扎求存。和我們後街一涌之隔的「泮塘」就是孕育野孩子的理想園地,隨身永遠有一個彈叉、一袋石子,雀鳥是必然獵物,但毛主席要消滅麻雀,弄至好長好長時候無任何雀鳥可打,拾好一袋石子只能夠用來打蟛蜞、打蜻蜓,倒還可以練好眼界,哈,這就是研習射藝的起點。及後來了香港,日做夜做,間中都要做些其他減一減壓,買了一枝可打膠彈的玩具槍用來練靶平衡一下工作壓力。誰知這膠子彈打在琉璃窗上也打不裂玻璃的弱雞玩具槍,成為我和弟弟的殺鼠武器。那時候有好多老鼠,常有老鼠爬進屋裏,但我和弟弟一見老鼠入屋就興奮了,立即鎖門鎖窗猜情尋,看誰先打第一槍,這連玻璃也打不破的玩具槍怎打老鼠?當然可以,這槍殺了十幾二十隻。
老鼠進屋,你一嚇牠,牠就逃跑,幾乎每一次都會沿來路逃走,牠怎走都會走到原來的進口,只是窗門全都密封了,我們就向牠一槍一槍的打。那無力的膠彈怎打老鼠?是打得到的,我們不是隨隨便便的打,是打牠眼睛,一打中,老鼠就會從窗上跌下來,只要把牠雙眼打瞎,就可以就地正法了。
老鼠可憎又討厭,難得迪士尼將牠美化得不得了。香港現今鼠患仍嚴重,老一輩的人還會記得普慶坊那場鼠疫,今時今日看見老鼠也不會拿膠彈槍去打,老鼠藥是會在周圍放一點的。

董培新頑童樂趣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