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有若寄塵


07tps

前天才跟周恒說:我們這把年紀,一定要面對必將來臨的事實,長一些,短一些都要靠老天爺來定奪,我們可以做的事只是該做的就去做。今天晨早起來周恒說:華哥岳華走了。但網上還未有消息,消息來源是施盈盈,前《姊妹》雜誌總編輯。心裏打個突,個多月前還在溫哥華那上海館子遇到他和恬妮,當時見到他精神很好,人也胖了。感覺他正在康復,能夠上館子就是表示身體漸漸回復正常了,實為他高興。他這病一病已病了差不多三年,一年前見到他勉強外出應酬,和我們坐在一起,他每講一句話都是氣若游絲,人瘦得不得了,好像細了一個碼。真是好漢只怕病來磨,看得令人心酸。
再將時間推前十年,那是他回港發展的階段,看見他我就會有自卑感出現。他本來和我一樣頭髮漸禿,這樣出鏡不大好,他回廣州做了個假髮,嘩,不得了,這假髮戴上去和真髮一樣,配合得天衣無縫,整個人看上去後生二十年,令人羨慕得要死。和周恒說了,周恒話:你係唔係想做一個呀?發姣呀?人搵食嘛。傻,自己知自己事,個貓樣戴個幾靚假髮都係錢啦。
現今醫學界努力地和細菌、病毒、細胞變異、奇難雜症拚命搏鬥。也有人研究出簡單而直接的醫術,像「原始點」療法,那療法不需食藥,只需每日喝大量薑水,相熟朋友中有不少人在使用,我等無知人士卻不敢認同,但一定會有人被醫好,否則怎樣令人相信?正如:誰人敢肯定地說巫醫治不好人?

董培新有若寄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