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何時何方何模樣


08tps
已經有十年沒有到台北了,那裏有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們年紀都大了,回香港當然地順道見一次面。相隔十年,驚覺台北改變是那麼的小,沒有多少高樓瘋狂地往高空插上去,一如既往,人們閒適地泡咖啡店,奇怪地陸客那麼少,四天裏竟然沒遇上一個。令我更加震撼的事卻驟然出現,與王澤相聚是必然事,聚會中王澤告訴我:我們一個好好的朋友來了台北,已經申請了移民。,這樣熱愛香港、熱愛電影的人要離開香港,真的不可思議。當然地這好朋友很快地就見了面,他正在忙,忙於裝修他要新開的書店,這超級電影發燒友賣的書當然都是以電影、戲劇書籍為主,這書店雖然開在較偏的地區,以他的修為一定可以凝聚很多電影發燒友的。
朋友告訴我:他要移民到台北決心是堅定的。他說:在香港生活很困擾,壓力也很大,生活水平愈來愈高,最大問題是手上拿着的退休金無法跟隨通貨膨脹的脹幅,十年八年後一定會吃光的。無兒無女,一切要靠自己,要在還有能力的時候為自己作一些稻粱謀。聽他的話實感慨,我們這些搞藝術的人都是自生自滅,政府裏的官大人自有官大人威風。今年年頭也領略了特區政府的風範:一月一日入紙申請中央圖書館展覽場地,幾個月後得到回覆,回覆硬朗而堅決,「拒絕了你的申請」。鐵面無私半句婉轉一點的字眼也沒有,官威十足,好!實在太好了「簡而清」。
朋友的離開,無言。

董培新何時何方何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