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培新:步急人不知


11tps01a

在人際關係相對簡單的地方生活,種花、剪草、畫畫,日常生活中電話也少講,莫說坐在桌前按鍵,電腦於我幾乎絕緣,必要時只是用來找找資料。每次回港都發覺自己極速與社會脫節,身在香港卻像個天外來客,好多好多舊有模式已不管用。從前在交通工具上經常發生的事如大聲公肆無忌憚地講電話的聲音極少聽到了,每個人都在聚精會神地篤手機,巴士上、列車上變得非常安靜。好多朋友以前的固網電話打不通了,需要大量刪除。很少見到人看報紙,街頭上的報攤也相應地減少。今時今日的人身上銀包也是薄薄的,因為不必再塞大疊錢進去。只是,往往要快步將自己塞進地鐵,又快步在另一個出口排出。這樣進進出出令自己辦了很多事,充實了每天的日與夜。
今日人類被電子產品全面攻陷,我們假日有空跑到郊外呼吸新鮮空氣,一隻眼遠望湖光山色,一隻眼不忘看手機、回短訊,腦袋何止一心二用,簡直係一心幾十用。任何時間都可以和一堆朋友交談,而又不會精神分裂,一眼關七,耳聽八方,人人都有一身好武功,生活、社交、人際關係豐富絕倫,不知道是否所知的都只是一點點,已經可以扮代表了。有點擔心,又或者不必擔心,一切都只是杞人憂天的想法,那擔心是:不久的將來絕大部分人都全依賴電腦,自己的腦袋不去用了,事實上人腦一定想得不及電腦的周全,而且人腦少用,自然就會退化,退化之後更加不常用了。可是又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人又會出現,這些都是精通電腦、思考力非常強勁的人,全個世界就是由這一些極少數人來統治。

董培新步急人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