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家Lucky 已快十三歲,作為德國狼狗而言,極之高齡。我進一步深切感受到這「寶貝」對我們家庭的重量。老狗Lucky上個月突然生病,事發時在晚間,於是我們只能發短訊給我們的獸醫,翌日早上馬上進院,由於Lucky已經接近十三歲,於狼狗來說已經是非常非常的高齡的老人家,獸醫和我們亦不會貿然給他過多的動作,因為他當時實在太弱了,動任何大手術或麻醉藥對他來說都不是好事(而且以他的高齡如有任何重病亦不適合給他動大型手術),他是否能夠承受大手術和麻醉亦是一個疑問,於是我們只能見步行步見什麼醫什麼,亦開始進行針灸療法,在我的心底裏面他現在的每一天都像個bonus,除非他很年輕身體能夠承受,但他快要十三歲,quality of life更重要,開心度餘生更重要。感謝上帝,吃了兩天的藥他就已經開始明顯好轉起來,能夠站立能夠走動有胃口能夠睡,雖然首兩天精神不算太旺盛但已感覺得到他的生命力非常頑強,總是安安靜靜的躺在醫院裏的大籠子,彷彿知道這是一個過程,很懂事的默默承受。病發到今天已經十幾天他亦已經回家,回家後的他躺在地板上倒頭就睡,那種沉睡彷彿沒有睡過一千年整個睡姿都呈現出一種舒泰和安全感,我們都不敢吵醒他,知道他住在籠裏十多天一定沒有好好睡過一覺,看着他酣睡我們的心有一種安樂,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就彷彿看到了愛,摸着他,就彷彿捉實了愛。藥物有效,使他情況亦非常穩定,不過就有點需要用尿片,因為他現在吃的藥讓他比較容易需要小便,工人姐姐和我們每天需要幫她更換六、七條尿褲,感覺彷彿為着自己心愛的孩子去換尿褲,那種感覺很有趣,每次Lucky都是乖乖的配合不哼一聲不抓狂非常懂事,教我實在不知如何不愛死這個老人家。記得我以前一直不喜歡貓狗,因為自小爸爸媽媽就灌輸一種動物很可怕的觀念給我們,也許是因為爸爸曾經給狼狗咬過,而這隻狼狗正是他常常給牠餵食,「有種一朝被蛇咬的恐懼感」。父母影響到我從小就很害怕貓咪狗狗甚至不喜歡牠們,直到自己長大之後開始用自己的理性去理解牠們接近牠們,情感一發不可收拾,自己愛貓貓狗狗甚至對嬰孩的興趣更大,坦白說,我有時看到小狗和小貓比看到嬰孩更投入和更愛不釋手,上天給人有自由意志去選擇關愛什麼。

Lucky仔接近十三歲,病好的日子都是賺回來的,quality of life就是我們給他最好的禮物。珍惜每一天,生命長或短都不再是最重要,而是能夠日日活在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