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Coco


Coco,你已經住進我心裏某處,永遠不會離開。我希望將來在天國再見到你。

Coco,一隻貓咪,曾是我們住處(大廈)其中一位伯伯的(後來伯伯急病逝世),伯伯急病前曾跟我們聊着 Coco,從那時起我們(我和另一半)就彷彿跟 Coco 正式連上生命關係,由於伯伯的新居不能養貓,而且伯伯也很老邁,於是伯伯搬走後,我們大廈幾伙人開始肩負起照顧 Coco 的責任。也包括一直很寵愛 Coco 的司機們。多謝司機們一直捍衞 Coco 的權益。(伯伯搬新居不久也急病去世,那一天 Coco 整天悶悶不樂,整夜在伯伯的照片和蠟燭前徘徊不走,想起也心痛。)

由於我們和住客們都很愛貓狗,伯伯走後,此責任負得甘心樂意,甜蜜在心頭。帶 Coco 看醫生和檢查成了我的生活內容,Coco 很乖,第一次坐在我車,很鎮定,但忍不住在回程撒了一泡尿,非常可愛,我當時笑得人仰馬翻,Coco 看獸醫不會耍性子,安靜的被檢查和打針,很想在此多謝姑娘們和 Doctor Hilary。

Coco 是一隻雄性貓,個性非常特別,非常有自信,亦喜歡人,四蹄踏雪,個性既可雄赳赳,亦可撒嬌嬌。根據伯伯描述,Coco 年輕時曾經捉過一條蛇呢!我可以想像 Coco 神勇的表情。

你在我們住處大廈有崇高地位,我感覺大部分住客都喜歡你。你屬於這大廈屋苑,你是眾人的貓咪,你喜歡自由自在,你喜歡守護這一帶,因此當伯伯逝世後,我們眾人決定把你安置在你熟悉的地帶,多謝某單位住客一直大方地騰出車位某處給 Coco 安老,而且車位之處超級開揚,有暖暖陽光,你以九秒九的速度走到新牀躺着,在軟軟的毛巾上,你半瞇眼睛,當我們摸着你的小頭顱,你會發出「超級呼嚕呼嚕」的聲音,似用行動告訴我們:「我喜歡你們的安排啊!我喜歡這裏!」

你曾經活着和留給我(我們)的快樂,不會灰飛煙滅,你可知道,回憶是堅不可摧的東西,你離開了世界,但卻離開不了我的心。

四月三日的早上六時多,工人姐姐輕輕喚醒我,說:Coco 死了。我當然似被雷電轟了一擊,整個人醒了但腦袋又同時麻了,因為這消息來得太突然,雖然我知道這一天一定會臨到,因為你已大概十七、十八歲,是非常高齡老貓貓。然而,「知道死亡某一天會來」,跟「你就在這刻已經死了」,在心情上,卻是如此的天淵之別。工人姐姐紅着眼睛告訴我,她跟你曾經每天這樣接近,只有她能以迅速的手法去給你打針,我知道,她除了愛 Mike Mike 和 Lucky, 她也愛你。

知道你在昨晚死去,我的腦海在呆了之際,眼淚禁不住一直流下,我感到自己身體在抽動,我消化不了你已永遠離開的事實,但亦明白此乃上帝的意旨,除了安然順服,我無能為力。眼淚比較靜止後,我只想馬上下樓去看看你,隨便披上外套便跟另一半下樓去,保安先生已急不及待告訴我們你已離開世界的消息。我走到你的住處(大膠箱),裏面仍然鋪着你躺着用的柔軟毛巾,但毛巾上空空如也,他們已把你安放在旁邊一個小紙箱,上面體貼的寫着:別移動,有專人處理。看到紙箱,我的心一抽,很痛。心像被無形的刀鎅開了,「你已死了」四個字一直在我腦中迴盪。那一刻我不敢打開小紙箱,我不願親眼看到你死去。沒有想到死亡會在昨晚悄然而至,而你選擇死亡的地方,似要勇敢坦誠地向愛你的人們清晰道別……寫到此,忍不住流下眼淚,好想再能摸摸你,好想看到你躺在地上曬太陽,好想再聽到你因為年老而沙啞但仍動聽的聲線,好想看着你大口大囗吃着食物的滿足表情,好想你繼續享受住客梁 auntie 每天用愛心和關懷煮給你的新鮮鮭魚,好想仍能帶你去獸醫處修剪指甲和打營養素,好想看到你完全不懼怕比你體積大七倍的大狗狗(其中一隻是我的狼狗 Lucky),你那股英氣,不亢不卑,站在原地,雙瞳炯炯有光但不帶兇惡,正氣凜然的像告訴來者:「這一帶由我掌管」。

你像個忠心耿耿的勇士,似背上責任保護着整個屋苑的人,是真的,我覺得你一直用自己的生命來守護着這屋苑。你住在大廈這個一帶已十七、十八年,你將自己一生奉獻了這地方,你的存在帶給我們很多很多很多愛,司機們大都喜歡你,小童總喜歡走來摸摸你,當人們輕喚:「Coco」,你就會以真摯的熱情回應,但你有時亦會耍耍酷,自己在自己的空間幹着自己想幹的事,例如:打理毛髮,例如曬太陽,例如跑到後山享受大自然,然後讓大家找不到你之際,你又忽然神秘地出現在我們眼前,你是個性如此的迷人,讓一些人不得不深深愛你,例如:愛心洋溢的梁 auntie,例如:盡忠職守而且愛好運動的明哥,例如:司機們和保安們……寫到此,想着你,流着淚……

很想念你,還有太多太多想寫……

(續)鄭秀文:Coco…Remember Me

CoCo鄭秀文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