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的兩手準備


這星期的晚上她很忙,忙於處理與分手有關的事。

分手是兩個人的事,卻又不只與兩個人有關。雖然他已說到出口,表示兩人的思想已愈走愈遠,很難繼續在一起,始終未有把「分手」兩字說出來,她還是覺得有希望。

她不想分開,當然吵架時會因面子而說出不介意從此不在一起的話,靜下來之後,會想到以她這樣的年紀,再找一個比他好的男人機會太微,前兩晚在夢中還出現與他做愛的場面,感覺依然好,醒來之後,放下了面對分手的問題,再幻想了肉體歡愉的這部分,得到了滿足。

連續幾個深夜傳了信息給他,一開始是罵的,盡數他的不是,過去用這一招很快會收到反駁,來來回回互數恩怨,之後便和好如初,但今次不同,他完全沒有回應。

轉換策略,向他提出平心靜氣面對兩人之間的問題,無論結果如何也好,該成熟點處理,一樣沒回覆。她變得軟化,把美好的回憶搬出來,承認依然愛他,甚至說他是她一生中最愛的男人,低頭了,沒有可以更低的了,可惜也沒法得到他半個字的回應,連一個簡單的表情符號都不發過來。

如果真的從此分開,她必須保障自己的聲譽。過去每次瀕臨分手,她總是第一時間向大家身邊的人說是他不對,提出分手的是她。不知說過多少遍她對他的感覺已完全消失了,朋友們都相信每次是他極力挽回這段關係。

她很清楚他的為人,很少向人提及感情問題,也不會在背後說女朋友壞話,與他拍拖那麼長時間,她未聽過他批評過任何一個前度,所以她很放心。即使他破例在外說她的不是,她也可以裝委屈,一般感情事件,多數人會偏幫女人。

她很在意別人的看法,這點她承認,哪個女人不在乎?所以每晚她都扮演受害者,不斷傳信息給好友們,也在社交媒體上不斷發出是他不對的說法,就算他真的不要她,她也希望他同時失去這批好朋友。

萬一和好如初,他問到為何她要這樣中傷他,她會說:「是你把我逼瘋的。」

分手的兩手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