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第三者


她是個第三者。她比較喜歡這樣告訴自己,至少好聽過「小三」。

「小三」會令人想到被包養,什麼也不做,只是不斷用男人的錢,每天瞓到午後才起牀,吃完一個昂貴的早餐之後不是去弄頭髮便是shopping,或約幾個同是食飽飯等屎屙的女人來個下午茶,之後便看看自己的男人今晚有沒有時間來陪自己,若然會來,便準備一場翻雲覆雨,不來的話,就不斷在家邊煲劇邊給他傳送憂鬱的短訊。

她不是上述那種女人。她有自己的事業,做得頗出色,也許正是如此,她找不到一個她欣賞的未婚男人。她的男人年紀比她大一截,是難得她會欣賞的人。

他的事業當然做得比她的出色,可以不停指導她。他目光比她身邊其他男人更遠大,今天的他已有足夠的財富可以舒舒服服過埋下半生,但他還有未完成的理想,與賺錢無關。這也是她愛上他的原因。

別人都覺得她很有野心,不斷往上爬,說她既愛權力又愛錢,只有他了解她,知道她在工作上追求完美,她需要權力只是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

是她主動向他示愛,說不介意他有家室。最初她只是想擁有這個男人一天,她告訴他:「最好的,擁有過就夠。」他們有過最好的一天,也是因為太好,才想再有第二天、第三天,關係就這樣持續。

持續下去卻是不斷的難過與憂傷,她知道他不是屬於她的。「就此結束吧。」雙方都說過無數次,但三兩天又走在一起,還比之前更瘋狂。

沒有他的日子比有他的多,她寄情工作,把喜怒哀樂在人前收起。她沒有什麼朋友,工作關係的人都覺得她冷酷無情,是的,她把所有的情感都放在他身上,其他的人不配。

她想過殺死他,在最纏綿的一刻把他了結。但是,他把她帶到最快樂的狀態時,她覺得被殺死的是她自己。

阿寬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