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男人力不從心的困擾


男人去看醫生,說自己已經不能常常跟妻子親熱,一年只能做幾次。醫生望也不望他便拿起筆:「這很正常,我開些藥給你好了。」

男人問是什麼藥,醫生說是「偉哥」之類的,有同一效果,可以確保那件事情在他想要進行時順利進行。

「就只能用這種方法嗎?」他問,「我不是但凡做這回事都力不從心,不怕坦白告訴你,我跟其他女人是沒有問題的。」

醫生點頭,說:「如果你跟其他女人都有問題,我會開另一些藥給你,效果也是大同小異。」

他明白醫生的意思,但仍然很想有一種方法可以完全治癒他對妻子的「無能」。醫生最後也明白他的意思,並且進一步向他解釋。「這是一種自然現象,男人的本能就是盡量去傳宗接代,為自己尋找更多的繁殖對象。」

「但是今天社會行的是一夫一妻制,我們該怎麼辦?」男人問。

醫生再解釋:「你有沒有聽過一種說法,一夫一妻制其實是中世紀教廷為了控制性病蔓延才建立的制度?」

男人問:「那十誡中有不許邪淫不許與他人妻子通姦呀。」醫生點頭:「但沒說是一夫一妻。你可以有多個妻子,只是不能荒淫,也不能奪取其他男人的女人,是嗎?」

男人想了一下,覺得又真的如他所說。「中世紀有段日子性病傳播得很厲害,男女關係亂七八糟,為了控制情況不再惡化,只能用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來限制不正式的男女關係。」

不管醫生說的是否真實歷史,男人只知道自己身體上反應是真的。他沒有不愛自己的妻子,甚至相信是愈來愈愛,可惜他身體的某個部位,沒有好好配合他對妻子的愛。

他不信自己是這世上唯一遇上這問題的丈夫,也不信像他一樣的男人是少數。依賴藥物解決是一種方法,只是沒法解決根本問題。

他更擔心自己會不會不是靠藥物來做自己做不來的事,而是用把樂意做的做得更出色。

阿寬男人力不從心男人力不從心的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