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那個可惡的男人


她只記得,分手之前是無止的吵架,所有對話充滿了埋怨。不管是哪一方提出結束感情關係,另一方就堅持不肯,不是不同意分開,是不願意認同對方的任何提議。

她想過與他一齊死,曾經覺得只有一起毀滅才能終止互相折磨的現實。那個時候兩個人的生命只剩下不讓對方開心的目標,再沒有其他,她不明白為何愛一個人竟可變成如此深的仇恨。

可以爭吵的都爭吵過之後,是近一個月全無對話的沉默,他第一句開口的話是同意分手。她噓了一口破紀錄長度的氣,所有無形又令她動彈不得的束縛一下間消失,她幾乎站不穩腳。

她由始至終沒哭過,離開一起生活剛超過十年的他呼吸也暢順了,心口那塊無形的石頭不存在了,她花了大半年才真的感覺找回自己,真的覺得他已經完全離開她的思想。

後來聽說在她離開不久,兩星期左右,另一個女人搬進他的家,代替了她的位置。她沒有很詫異,他是一個害怕孤獨的人,他需要的不是她,只要是一個女人就可以。她記起與他親熱時,他只顧自己的快感,從來不理她是否開心。

他就是那麼一個自私到極點的男人。那個代替她的女人聽說與他只過了一個月便分開了,之後他的家又換了幾個女人,最近有人說變成不同的女人輪流上去,沒有固定的。

連他的好朋友也慶幸她成功離開他,因為他不是個好伴侶,與他做朋友反而更好。他對朋友無話可說,他最壞的一面只會讓他身邊的女人看到。

她告訴自己,不要再與這種男人在一起。今天晚上她終於接受了異性的約會,對方是與他完全相反的溫柔男人,她覺得他挺不錯的,甚至想過如果氣氛好,她會接受與他上牀。她太久未被男人碰過。

結果她沒有與對方上牀,這男人的吻太溫柔,沒法令她興奮。拒絕之後,她居然跑到他的家外,按了門鈴。

他打開門後,她用顫抖的聲音問他:「可以像以前一樣跟我做嗎?」

阿寬分手前度感情那個可惡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