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她這樣一個普通女人


他想,如果是今天才遇見她,他一定不會與她在一起。
換句話說,假如重新揀一次,他不會再揀她,這點他好肯定。每次被她氣得很沮喪,他都會抽離一點來看她。她不過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女人,從別人的目光可以反映出來,在街上她的注目度幾乎是零。
她不單是樣貌普通,衣著打扮也是極為普遍,記憶中他沒見過有男人目不轉睛打量她,或與她擦身而過後回頭望她。引起注意的情況是有的,他記得試過她在大庭廣眾下發脾氣,他低聲下氣求她原諒,有不少人投過同情眼光給他。
也許如此,他喜歡唱周華健的那句歌「妳這樣一個女人,讓我歡喜讓我憂」,因為旁人早就替他不值,尤其向朋友訴苦時,大家都說他「豬扒當女神」。「我們不是說你不能對一個女人如此,只是要對一個值得的女人如此。」「對,我們沒心得罪阿嫂,但她要樣沒樣,要身材沒身材,要溫柔沒溫柔,只有體重方面是有分量的。」「這種女一定要對男人千依百順逆來順受才有市場,難得你竟然這樣侍奉她,她還居然諸多不滿,真的可恨到令人咬牙切齒。」
所有他認識的人對她都是負面批評,他也如實向她反映。「好呀,那你聽他們說,不要跟我在一起呀。」跟着就是一大把眼淚鼻涕同時推出。
每次吵架她一定會自虐一番,她知道他不忍心。他害怕想像她沒有他的日子,他覺得她很可憐。「這是一定的,你沒有她有大把世界,全球單身女性都在等待你。她呀,這樣的水準配以這樣可怕的脾氣,恐怕植物人也頂不順。」朋友是這樣說。
但他就是離不開她。「你怕我找到另一個男人?你不要我便隨便找一個。」她會恐嚇他。
他真的怕,怕那些男人與她開始之後很快便受不了而離開,她會一次次受傷,最後還是會回到他身邊。他更清楚他最後還是會不忍心,接受被其他男人玩弄過的她。

情侶感情單身阿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