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變成戀人後沒話可說


與女人只是朋友關係時,男人什麼話都可以說。一旦成為戀人,言論自由便會受到一定限制。

做朋友時,他可以對她說對某女性充滿幻想,他也可以坦白告訴她男人無論多愛一個女人,他也會對其他女人有遐想。作為朋友的她,是會表示理解,認為全世界男人都是這樣,沒什麼不對。

做朋友時,他會告訴她以前他做過多少對不起前度的事,他什麼時候口是心非,他會用哪些伎倆去欺騙女人。「我根本不是好男人,可惜是不夠膽太壞。」他不需掩飾自己禽獸的一面。

成為戀人之後,情況完全不同,在她面前他不能再坦白。「你剛才在大班人面前說喜歡大胸女人,那我的胸那麼小,你一定不喜歡啦!」她連開玩笑也沒法接受。「我不過隨便說說。」他心裏決定以後有她在場不會再說笑。「好呀,下次我在你朋友面前說我喜歡下面大的男人。」女人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女人有男人說過任何話的永遠追溯權。「你以前不是說過你根本不能對一個女人忠誠,是嗎?」他隨時會被抽秤。「我有說過嗎?」以為裝傻扮懵便可以。「有,你想我告訴你是何年何日何時及在什麼情況下說嗎?」她什麼都記得。「我自從跟妳一起之後,我徹底改變了,我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妳的魔力實在太大,其他女人與妳無法相比。」他知道其實說什麼也沒用。

男人都知道千萬別愛上好朋友,但與女人做了好朋友,只要她對他稍有一點吸引力,他都難免會有幻想。「男人很易對女人有幻想。」他對她坦白時,如果她裝作很客觀,若無其事還好,倘她問「那你對我有幻想過嗎?」通常這是麻煩的開始。女人這樣問之前,是已知答案,也知後果。

女人會發現,她的男人在她面前愈來愈少說話,他明白講多錯多的道理。「為什麼你平時那麼少說話,在外面可以與朋友談那麼久?」她應該忘記了,他以前與她也是無所不談的。

阿寬變成戀人後沒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