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我們有戀愛過嗎?


不過是普通的一次見面,輕輕鬆鬆喝着下午茶,他正在把一件手指三文治放入口中,想不到她忽然問了一句:「我們有戀愛過嗎?」整個世界似乎都因為這問題靜止,不,是時間被她一句話凝固了。他像被無形的果凍包裹着,腦袋卻在急速運作,為她這問題尋找一個合適的答案。

 

「應該是沒有吧。」他立即想到這個答案,基於一個事實,他與她真的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例如表白、拖手、擁抱、親吻,這些該在正式戀愛中發生的事。但,他隨即想到,他與她有過比戀人更親密的關係,例如有什麼重要事件出現在她身上,包括她的至親離世,還有她得到一個夢想已久的工作機會,她總是第一個通知他。

 

「妳男友知道了嗎?」他每次都問。「未,我覺得你應該是第一個知道。」她不止一次肯定了他的地位。「你有點像我的親人,但又不完全是那種感覺。」她抱過他哭過笑過,他永遠不敢緊緊抱着她,怕她感覺到他對她的真實感受。

 

「男人是不是有很多心底秘密?」她問過。他承認,但沒告訴她他心裏面其中一個秘密,便是對她的幻想。她曾經是他每天的幻想,每天都想着與她做戀人會做的事。為了解決問題,他找了其他的女人戀愛,企圖沖淡對她的渴望。他有正常戀愛後,情況依舊。

 

「是你向你女友先表白的?想不到你有這種勇氣啊!」其實他只是沒勇氣向她坦白。也不是全因為勇氣問題,是他幻想過表白之後,不管她是答應還是拒絕,他也不想接受後果。他想過他幻想中的她,根本不是真正的她。愈是熟悉她,他愈能分辨出兩者之間的分別,他愛的是真實的她減除他不喜歡她的那些部分。

 

「我跟男友也沒有跟你那麼開心,在你面前我可以完全做回自己。原來戀愛不可能把真正的自己百分百顯示出來,真辛苦呀。」他不會告訴她中間的複雜性。

 

「我們有戀愛過嗎?你還未答我。」她轉頭又說:「我覺得好像與你拍了很久的拖。」

 

女人還是自問自答最好。

 

阿寬我們有戀愛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