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紅酒般的女人


女人有點像紅酒,我們一生人都希望有機會品嘗到傳奇中的天價酒,被酒評家評為一百分的完美極品,不要說喝到,親眼見過也算是一種經驗。
有個朋友某次有機會喝一枝天價酒,未曾沾唇已很仔細地分析這酒的獨特魅力,大家問他是否之前喝過,他尷尬地說這些都是從網上看來的。
一般人當然以為有錢人就可以天天喝這些動不動上萬元的高級酒,未必如此。有次與一位超級富豪吃飯,他問我們喝的紅酒是否好飲,大家都讚不絕口。他說早已預了一些送給大家,這酒一點不貴,大約七八百元一瓶,「已貴過我平時喝的了,一般我只喝四百元左右的,揀得好已經不錯。」
傳奇般的女人與那些「神之水滴」一樣,都不適合平時生活的,男人在人生中有機會遇上,或幸運地與她浪漫過已經足夠,毋須天天為她付出。每天都喝神級紅酒,只會愈喝愈覺得不值,日日夜夜對住女神,更加不明為何有那麼多男人為她神魂顛倒。
最常聽到有男人說如果他能夠與心中女神銷魂一刻,命短幾年也值,我相信的,但如果以後天天與她一起,條命又繼續縮減,男人肯定不願。即是我們願意付上高昂代價一親芳澤,日日如此的話,即使我們付得起,也不會這樣做。
世上真的有些難以入口的酒,一枝二百元的隨時可能比一枝一百元的好一倍,但一枝十萬元的無論多好喝,也不會比一枝一千元的好味一百倍。喝過一枝十五萬以上的,居然輸了給一枝五萬元左右的,而且不只是我個人口味,一起喝的都同意。
有位對紅酒十分有研究的名人說得好,同一瓶酒沒有兩個人喝到的口味是一模一樣的,頂多是大同小異。同一個女人,沒有兩個男人得到的愛是相等的,任何與品味有關的,沒一個人的感覺會相同。
喝自己喜歡的酒,愛自己喜歡的女人,就是最好。

阿寬愛情感情